李孝恭简介,隋末唐初官员李袭志生平简介

图片 1

李袭志的先祖是陇西狄道(今甘肃临洮)人,他的五世祖李景因避难而迁居金州安康(今陕西石泉),于是成为金州安康人;祖父李迁哲是北周信州总管,封爵安康郡公;父亲李敬猷是隋朝台州刺史,封爵安康郡公。

李孝恭

募兵守城

李孝恭,陇西成纪人,唐朝宗室,大将,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

李袭志初仕隋朝,担任始安郡(治今广西桂林)郡丞。隋炀帝大业末年,当时朝政腐败,四方战乱,群雄并起,李袭志倾尽全部家财召募三千士兵守卫郡城。当时萧铣、林士弘、曹武彻等割据势力轮番进攻始安,李袭志每次都是奋力固守,使敌军不能攻克。

李孝恭是唐高祖李渊的堂侄。父亲李安,隋朝时任领军大将军,唐初封为西安王。李孝恭“少沉敏,有识量”(《新唐书·李孝恭列传》)。

投降萧铣

隋义宁元年十一月,李渊攻克长安后,拜李孝恭为左光禄大夫。十二月,又为山南道招慰大使,负责招慰山南。李孝恭由金州出发,直抵巴蜀,降附者达三十余州。当时农民起义军朱粲部不愿归附,李孝恭率军将其击破,俘其众,诸将认为:“此食人贼也,为害实深,请坑之
。”李孝恭认为不妥,说道:“不可!自此已东,皆为寇境,若闻此事,岂有来降者乎?”(《旧唐书·李孝恭列传》)随即将俘虏全部释放。由于李孝恭采取了正确的招抚措施,此后书檄所至,相继降附。

图片 1

唐武德二年,李孝恭授信州总管,承制拜假。当时原隋罗川令萧铣于隋义宁元年十月在岳州校尉董景珍等拥戴下聚众反隋,自称梁王。次年在江陵称帝,据有东自九江,西抵三峡,北临汉川,南尽交趾的广大地区,拥兵40余万,对唐朝构成极大的威胁。唐高祖派李孝恭进入巴蜀地区,就是让其伺机平定萧铣。为此,李孝恭向唐高祖献平铣之策,唐高祖非常高兴地采纳了。

大业十四年(618年)三月,宇文化及弑杀隋炀帝杨广。李袭志听说隋炀帝遇弑后,率领吏民为隋炀帝哭吊三天。有人劝李袭志说:“您是中州的贵族,长期在这边远的郡县,无论华夏人还是夷族对您都心悦诚服。现在隋王室无主,四海之内动荡不安,凭着您的威信德行,号令岭南,不费力就可以成就赵佗那样的事业。”李袭志十分生气,说:“我家世代都是忠贞不二,现在隋文帝虽然遇弑,但隋朝的宗庙社稷还在,赵佗狂妄僭立,有什么可以羡慕的!”李袭志想要杀死劝说者,众人于是再不敢说这样的话。李袭志率领部下坚守始安两年,由于内缺粮食、外无援军,萧铣的军队最终攻陷始安,俘虏李袭志。李袭志遭俘虏之后,萧铣任命他为工部尚书、检校桂州(今广西桂林)总管。

武德三年,拜李孝恭为赵郡王,三月,开州(治盛山,今四川开县)蛮族酋帅冉肇则率部进犯夔州,李孝恭迎战失利。开府李靖率兵800袭破其营。后又设伏险要,杀冉肇则,俘5000余人。三月二十六日,唐高祖诏令李孝恭讨伐萧铣,李孝恭攻拔通(治石城,今四川达县)、开(治盛山,今四川开县)二州,击斩割据势力萧铣东平王萧阇提,为东进作战安定了后方。而此时的萧铣恐诸将擅兵,以罢兵营农为借口,削夺诸将兵权,先后杀功臣董景珍、张绣,造成上下离心,兵势益弱。

归顺唐朝

武德四年正月,李靖向李孝恭献攻取萧铣十策,李孝恭将十策奏报朝廷,得到唐高祖李渊认同。二月初三,唐高祖改信州为夔州(治人复,今四川奉节东白帝),并拜孝恭为夔州总管(新旧《唐书》记载为武德三年,这里以《资治通鉴》的记载为准)。同时命李孝恭大造战船,训练水军,以备大举进攻。又因为李孝恭不熟悉军事,任命李靖为行军总管,兼任李孝恭的长史,负责整个作战事宜。李孝恭听从李靖的建议,征召巴、蜀地区所有酋长的子弟,量才任用,安置在身边,对外显示是引用提拔,实际上是作为人质。

武德元年(618年)五月,李渊称帝,建立唐朝政权,是为唐高祖。唐高祖派遣李袭志之子李玄嗣带着书信前往桂州,招慰李袭志归顺唐朝,李袭志答应暗中游说岭南首领、原隋朝永平郡守李光度一同归顺唐朝。唐高祖再次捎书说:“你和我本是同宗族,不能和别人一样,应当光明正大归籍。”武德四年(621年),唐军消灭萧铣,李袭志策动岭南六十余州郡尽数归顺唐朝。唐高祖派江南道大使、赵郡王李孝恭授任李袭志为桂州总管。

九月,唐高祖李渊诏发巴蜀兵,命李孝恭为荆湘道行军总管,李靖代理行军长史,统12总管兵,从夔州沿长江顺流东下,又令庐江王李瑗为荆郢道行军元帅出襄州道,黔州刺史田世康出辰州道,黄州总管周法明出夏口道,合击萧铣。时值江水正涨,诸将皆请待水落进军,李靖却认为:“兵贵神速,机不可失。今兵始集,铣尚未知,若乘水涨之势,倏忽至城下,所谓疾雷不及掩耳,此兵家上策。纵彼知我,仓卒征兵,无以应敌,此必成擒也。”(《旧唐书·李靖列传》)李孝恭采纳其议。

平叛治政

十月初七,萧铣的鄂州刺史雷长颖以鲁山来降唐。李孝恭亲率战舰2000余艘沿长江东下。萧铣也以为江水方涨,不加防备。唐军攻克荆门(在今湖北宜都西北长江边)、宜都二镇,进抵夷陵。萧铣部将文士弘率精兵数万屯清江,前来救援。李孝恭急欲迎战,李靖认为:“士弘,铣之健将,士卒骁勇,今新失荆门,尽兵出战,此是救败之师,恐不可当也。宜自泊南岸,勿与争锋,待其气衰,然后奋击,破之必矣。”(《旧唐书·李靖列传》)但李孝恭未听。初九,李孝恭留李靖守营,率兵出击,果遭失利,退回南岸。文士弘委舟纵兵劫掠,人皆负重。李靖见其军乱,挥军出击,大败文士弘军,获其舟船300余艘,斩首及溺死者近万人。唐军继续追击,至百里洲再败文士弘军进入北江。萧铣的江州总管盖彦举以5州降唐。

武德五年(622年),李袭志前往长安(今陕西西安)朝见唐高祖,进位上柱国,封爵始安郡公,授任江州都督。武德六年(623年),辅公祏反叛唐朝,李袭志担任水军总督,跟随岭南道大使李靖率军讨伐辅公祏。武德七年(624年),最终平定辅公祏叛乱。后来,李袭志改任桂州都督。李袭志驻守桂林二十八年,吏治清正,财政节俭,使岭南地区得以安定。

李靖乘胜率轻兵5000直逼江陵城,李孝恭率大军继进,很快攻破江陵外城,拔其水城,俘甲兵4000余人,获舟船数千艘。李孝恭把所获船舰全部散弃于江中诸将都说
:“虏得贼船,当藉其用,何为弃之,无乃资贼耶?”李孝恭回答说:“不然,萧铣伪境,南极岭外,东至洞庭。若攻城未拔,援兵复到,我则内外受敌,进退不可,虽有舟楫,何所用之?今铣缘江州镇忽见船舸乱下,必知铣败,未敢进兵,来去觇伺,动淹旬月,用缓其救,克之必矣。”(《旧唐书·李孝恭列传》)(此计在新旧《唐书·李孝恭列传》中,为李孝恭所献,但在《资治通鉴》中却是李靖所献,这里以新旧《唐书》为准)萧铣援军见空船顺江而下,以为江陵已陷,狐疑不敢向前。萧铣的交州刺史丘和、长史高士廉、司马杜之松准备去江陵朝见,得知萧铣失败,全都到李孝恭军前投降。

后来,李袭志上表请求入朝,以光禄大夫、代理汾州刺史之职致仕,最终卒于家中。

困守江陵的萧铣见援兵不至,被迫于二十一目出降。各位将领想大肆掠夺,岑文本劝李孝恭说:“江南之民,自隋末以来,困于虐政,重以群雄虎争,今之存者,皆锋镝之余,踵延颈以望真主,是以萧氏君臣、江陵父老决计归命,庶几有所息肩。今若纵兵俘掠,恐自此以南,无复向化之心矣!”李孝恭认为他的意见很对,立即下令禁止抢掠。诸将又说:“梁之将帅与官军拒斗死者,其罪既深,请籍没其家,以赏将士。”李靖说:“王者之师,宜使义声先路。彼为其主斗死,乃忠臣也,岂可同叛逆之科籍其家乎!”(《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十九》)于是,江陵城中井然有序,秋毫无犯。南方各州县闻讯,均望风归顺。数日后,萧铣10余万救兵赶至,得知萧铣已降,便归附了唐朝。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李孝恭送萧铣至长安斩首。唐高祖对迅速平定江南最大割据势力萧铣集团感到非常满意,下诏任命李孝恭为荆州大总管,并命画工绘制了孝恭的图像挂在身边;同时封李靖为上柱国,赐永康县公的爵位,仍然让他安抚岭南地区,可以承制任命官员。李孝恭则在南方屯田垦植,开采矿物,冶炼铜铁,大力发展经济,使南方迅速出现百废待兴的局面。

武德六年,李孝恭迁襄州道行台尚书左仆射。时荆襄虽定,岭表尚未平定。李孝恭分别遣使人抚慰,岭南四十九州皆来归顺。

www.lishixinzhi.com

早在武德二年九月,活动于淮南、江东地区的杜伏威、辅公祏农民起义军降唐。唐高祖李渊以杜伏威为淮南安抚大使、和州总管,封楚王。武德三年六月,李渊为集中兵力削平王世充、窦建德)和萧铣等割据势力,以特殊优宠进一步拉拢在江南举足轻重的杜伏威,下诏授其使持节、总管江淮以南诸州军事、扬州刺史、东南道行台尚书令、淮南道安抚大使、上柱国,封吴王,赐姓李氏,让他主宰东南半壁军事;以辅公柘为行台左仆射,封舒国公。武德五年七月,李世民击败刘黑闼起义军后,乘胜进攻反唐的兖州总管徐圆朗,声震淮、泗,令杜伏威入朝。杜伏威从命,以辅公柘留守丹阳,将兵权交给右将军王雄诞,辅公祏不满,诈称得杜伏威书信,于八月杀王雄诞,夺其兵权,起兵反唐,自称宋帝。修缮兵械,筹运军粮,以道人左游仙为兵部尚书、东南道大使、越州总管,并与反唐的前洪州总管张善安联兵,任他为西南道大行台。

八月二十二日,唐高祖诏命李孝恭为行军元帅,率舟师开赴江州(治浔阳,今江西九江);岭南道大使李靖为副帅,以交(治交趾,今越南河内市西北)、广、泉、桂(治始安,今广西桂林市)等州兵进屯宣州;怀州总管黄君汉取道谯、亳(治谯县,今安徽亳县)南下,齐州总管李世绩沿淮水、泗水南下,舒州总管张镇周向猷州进军,唐军共7总管兵,水陆俱进,皆受李孝恭节制,由西、南、北三面分路进攻辅公祏军。

出发前,李孝恭和众将领会餐,命人取水,忽然水变成了血,在坐的人皆失色,李孝恭却神色自若,徐徐地说:“祸福无门,唯人所召。自顾无负于物,诸公何见忧之深!公祏恶积祸盈,今承庙算以致讨,碗中之血,乃公祏授首之后征。”(《旧唐书·李孝恭列传》)言毕,一饮而尽,众心放安,都从心里佩服他。

九月十五日,辅公祏遣其部将徐绍宗攻海州(治朐县,今江苏连云港市西南),陈政通攻寿阳。十九日,唐王朝发布《讨辅公祏诏》。辅公祏命部将冯惠亮、陈当世率舟师3万屯博望山,前军推至枞阳;陈正通、徐绍宗率步骑3万进屯青林山,与冯惠亮部成犄角之势;并在梁山连铁锁以断长江水路,西岸筑堡垒,东岸修却月城,延袤l0余里,以拒唐军。

十一月,唐军开始进攻。十二日,张镇周在猷州黄沙城击破辅公祏部将陈当世。十二月初二,安抚使李大亮诱擒张善安,其众溃散,使辅公祏失去策应。

武德七年正月十一日,李孝恭率军攻占枞阳。二月,辅公祏发兵数万攻猷州,唐猷州刺史左难当率兵固守。李孝恭军攻拔鹊头镇。十二日,唐行军副总管权文诞击退围攻猷州的辅公祏军,攻占枚洄等四镇。

三月十六日,李孝恭在芜湖击败辅公祏军,攻占梁山等三镇。二十一日,唐徐州总管攻克扬子城,广陵城主龙龛投降。李世绩将步兵万人渡淮河,拔寿阳,攻硖石,进逼辅公祏军水陆防线。时冯惠亮等坚壁不战,李孝恭出奇兵断其粮道。冯惠亮等军乏食,乃于夜间发兵进袭李孝恭大营。李孝恭按兵不动,双方形成僵持局面,冯惠亮军退归。李孝恭召集诸位将领商议军情,诸将都说:“惠亮、正通并握强兵,为不战之计,城栅既固,卒不可攻。请直指丹阳,掩其巢穴,丹阳既破,惠亮自降。”李孝恭欲从众议,李靖却认为:“公祏精锐,虽在水陆二军,然其自统之兵,亦皆劲勇。惠亮等城栅尚不可攻,公祏既保石头,岂应易拔?若我师至丹阳,留停旬月,进则公祏未平,退则惠亮为患,此便腹背受敌,恐非万全之计。惠亮、正通皆是百战余贼,必不惮于野战,止为公祏立计,令其持重,但欲不战,以老我师。今欲攻其城栅,乃是出其不意,灭贼之机,唯在此举。”(《旧唐书·李靖列传》)李孝恭遂用其策。次日,李孝恭遣老弱羸兵先进攻冯惠亮军营垒,自率精兵严阵以待。冯惠亮中计,击败唐弱兵后挥师追击数里,唐军主力出战,大败之,冯惠亮单船逃走。李孝恭、李靖乘胜追击陈正通军,转战百余里,冯惠亮、陈正通所部溃败,被杀及淹死者万余人,陈正通率10余骑逃回丹阳,辅公祏的水陆防线崩溃。

李靖率轻骑奔袭丹阳,辅公祏拥兵数万不战弃城东走,欲至会稽与左游仙会合。李世绩引军尾追不舍,辅公祏逃到句容,从者仅500余人。夜宿常州时,其部将吴骚等人谋擒其降唐,辅公祏察觉后,率数十名心腹逃至武康,被民间武装捕送至丹阳处死。唐军搜捕辅公祏余部,全部处决,江东地区平定,唐王朝统一大业基本完成。二十九日,朝廷奖励孝恭甲等住宅一处,女乐二部、奴婢七百人,还有金银珍宝等,授予东南道行台尚书左仆射。取消行台之后,拜为扬州大都督。

李孝恭破辅公祏后,江淮及岭南皆归其管辖。自隋炀帝末年起,国内群雄并起,动乱不已。在唐朝的统一战争中,各地势力均为秦王李世民所平,许多谋臣猛将皆是他的部属,因而极少有人再立别的功勋,唯独李孝恭在南方建立了功绩,声名远扬。李孝恭也觉得他无愧于国,欲以威名镇远,于是在石头城外大兴土木,建了一座宏伟豪华的住宅,四周还设有自卫的岗楼。时有人诬其谋反,被召还,经查不属实,赦李孝恭为宗正卿。

武德九年,八月初八,唐高祖李渊退位。初九,李世民即皇帝位,是为唐太宗。十月,唐太宗大封功臣,李孝恭食实封一千二百户。此后,历任凉州都督、晋州刺史。贞观初,升为礼部尚书。

贞观十一年六月十五日,李孝恭因功被封为河间郡王,除观州刺史,与长孙无忌等代袭刺史,同时被封的还有江夏王李道宗。

李孝恭性奢豪,喜欢游乐,自养歌姬舞女百余人,整天陶醉于饮宴之中。然而性格宽容让人,无骄矜自伐之色。唐太宗李世民十分亲近他,在李姓宗室中再无第二个人。宗族中,也唯有李孝恭与江夏王李道宗兄弟二人最为当时人们所称颂。李孝恭曾怅然地对亲人说:“吾所居宅微为宏壮,非吾心也,当卖之,别营一所,粗令充事而已。身殁之后。诸子若才,守此足矣;如其不才,冀免他人所利也。”(《旧唐书·李孝恭列传》)

贞观十四年,李孝恭暴病而死,时年五十岁。唐太宗素服举哀,痛哭不已,赠司空、扬州都督,陪葬献陵,谥曰元,配享高祖庙庭。

贞观十七年二月二十八日,唐太宗命人画二十四功臣图于凌烟阁,皆真人大小,李孝恭名列其中,位于第二名,仅次于长孙无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