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杲后人,杜杲后人及故居

杜杲出生邵武城关一个官宦之家,是南宋著名抗蒙将领、学者。他以荫补入仕,担任过知安丰军、沿江制置使、知建康府、吏部尚书、宝文阁学士等职,封爵扬子县开国子;他解围滁州,又在安丰之战及庐州之战大败蒙古军,功勋卓越。杜杲是难得的文武全才,他善行草、理学、能诗文,于公元1248年逝世,追赠开府仪同三司。人物生平
杜杲出身官宦之家,其父杜颖,官至江西提点刑狱。杜杲因父亲的关系被安排在海门盐场供职,未上任即被福建提点刑狱陈彭寿召去代理闽尉,之后又被江、淮制置使李珏聘为幕僚。
嘉定十二年,金兵围攻滁州,他带兵救援。在激战中,他面部被射中二箭,不但没有下战场,而且方寸不乱,沉着指挥战斗,极大地激励了士气,打退了金兵的进攻。金兵久攻不下只好退兵。此役,显示了他出众的军事才干,调任江山县丞。淮西制置使曾式中担任庐州节度推官时,当地发生兵变,杜杲单骑前往平息了叛乱。其时,驻在榆林埠的数万金兵请降,有人建议在金兵投降后杀之,夺取辎重。杜杲认为:“杀降不仁,夺货不义,纳之则有后患”,主张对金兵进行教育,后悉数遣散。
端平元年,金为宋、蒙所灭。朝廷要收复金人所占据的“三京”(今开封、洛阳、商丘),派庐州守全子才和大将赵葵、赵范将出征。杜杲任淮西转运判官,他认为“江淮灾荒连年,移南实北,腹心之地反为可虑了”,上奏朝廷极力反出师河洛。
嘉熙元年,蒙古宗王口温不花部攻安丰,时杜杲知安丰军,他先把军民迁到淮城,命儿子杜庶押运银粮接应,设伏兵于城的四周。蒙古军扑了个空,杜杲即率军穷追猛打,大获全胜,蒙古军败退。蒙军又利用火炮攻城,把安丰城的城楼全部摧毁。杜杲一开始也是一坏即马上补上,后来杜杲发明了一种用木材搭构起来的移动木楼,因为很高,可以放到护城壕沟的旁边,上面开有箭窗可以射击,楼与楼之间用横木连接,可以如同城墙上一样的调动兵力,这种楼的坚固度是普通城楼的三倍,而且制作方便,杜杲一下子就做了几百个,布置成防线,哪个楼被蒙军击毁了就同位置换一个新楼上去,就如同一道移动城墙。
经过长时间的围攻,蒙军终于用石头在安丰的护城壕沟河上填出二十七道坝桥,可以直接攻击安丰城,但杜杲马上派宋兵攻夺并扼守住护城壕沟内侧的二十七个桥头。蒙军又组织了一批敢死勇士,身批十余层牛皮做的厚甲,连面部都罩住,向宋军发动冲击。杜杲又利用再严密的铠甲也不能完全遮住眼睛的特点,挑选了一批宋军中的神射手,使用一种特制的小箭,专门射击蒙军的眼睛,杀伤了许多蒙军中的敢死勇士。
随着蒙军攻城时间的拖长,各路宋军援军也接近安丰,池州都统制吕文德便是第一个率援军到达安丰城外的宋将。他用计一举突破蒙军包围圈,杀入安丰城中与杜杲会合。宋军士气大振,并且获知了外围宋军的部署和作战计划。
于是,在又一次蒙军借助风势进行火攻失败之后,杜杲招募敢死勇士向蒙军反攻,夺得一些蒙军填住护城壕沟河的坝桥,并在随后约定的时间里,安丰城里的杜杲军、吕文德军,与安丰城外的余玠军、赵东军、夏皋军等内外夹击蒙军,击退蒙军,并把蒙军的火炮、攻城器械等来不及撤走的器具全部摧毁,蒙军遭受严重打击,遗尸一万七千多具后仓皇撤退。安丰三个月的坚守,是宋军在两淮战场取得的又一个重大胜利。战后,杜杲升任淮西制置副使兼知庐州。
嘉熙二年秋,也就是蒙军在安丰失败半年多之后,蒙古大帅察罕率蒙军再次大举进攻两淮,蒙军号称80万大军,包围了庐州,意图攻破庐州,然后以巢湖为基地训练水军以渡过长江。
这一次蒙军作好了更加充分的准备,攻城的器械是数倍于当初进攻安丰时候的器械。然而,注定蒙古得不到好处的就是,杜杲因守安丰有功,升任淮西制置副使兼知庐州,制置副司的衙门,就设在庐州。
如同半年多前安丰之战,蒙军与宋军都兵来将往地斗着攻守器械,蒙军为了阻止宋军增援,筑了一道六十里长的土墙将庐州围起来,但最终也给杜杲毁去,蒙军继续用炮攻击庐州,但是杜杲这次利用庐州城内充足的物资,再上次设计的木楼的基础上加设炮楼,与蒙军展开炮战。如此这般的攻守战进行了一段时间之后,蒙军知道无法攻下杜杲防守的庐州,只好撤围转而向东进兵。
然而这时的杜杲手中的兵力,已经不是安丰时候的那点兵力了。杜杲等蒙军撤走大半后,乘胜开城门袭击蒙军后军。宋将陆旺、李威率两百敢死将士直插蒙军后军,打败了蒙军。杜杲指挥其他宋军追杀了数十里才回军。又派吕文德、聂斌等率水军扼守淮水,使蒙军无法继续南下。此战之后,杜杲因功升淮西制置使。
第三年,蒙古军又大举进犯,杜杲趁其征途疲乏,命子杜庶及统制吕文德、聂斌监军,自外出击,连传捷报27次。朝廷得报惊喜,升杜杲为权刑部尚书,他恳辞。
淳祐元年,杜杲再三请辞,朝廷授予工部尚书,以直学士职退休。
淳祐二年,蒙古军大举南侵,杜杲应诏为官,任太平州知州,不久提拔为华文阁学士、沿江制置使、知建康府,行官留守,节制安庆、和州、无为三郡。在真州又大败元军。
淳祐八年病故,享年75岁。朝廷赠开府仪同三司。杜杲后人
长子杜庶,字康侯,官至江西转运副使,后遭诬陷冤死。
次子杜庑,曾任奉直大夫、江西安抚司干官。
长女,嫁文林郎、崇安县尉赵崇林。 次女,早卒。 孙辈孙子,杜蕃曾任承务郎。
孙子杜蟠,曾任承务郎。 孙子杜番,曾任承务郎。杜杲的主要成就
在对抗蒙古入侵时,杜杲设计了一种专用的平底船,来往于壕沟上,击杀蒙军的填壕沟士兵。除此之外,根据史料的记载,杜杲还发明了鹅梨炮、三弓弩炮等武器帮助守城,杜杲的儿子杜庶也发明了一种排杈木帮助守城,但由于史料的缺乏,我们不清楚这些武器到底起什么特别的用途。当时,有一种新发明的用木头撑开网罩在城墙上,以网的弹性和韧性以及网与墙间的空隙来消弭抛石器投来的扔砸城墙的大石头,以保护城墙的做法,应该也已被使用在安丰城墙上。人物评价
总评
杜杲是宋朝著名的抗蒙大将,他英勇善战,在战场上屡立奇功。但是他出生官宦之家,本身就非常有修养,在政治方面也很有自己的见解。在担任六安、定远知县期间,均有政绩。杜杲晚年专意理学。杜杲盛富文才,是难得的文武全才。
历代评价 李宗勉、徐荣叟:帅淮西无逾杜杲者。
赵昀:杜杲两有守功,若脱兵权,使有后祸,朕何以使人?
脱脱:杜杲、王登、杨掞、张惟孝,思以功名自见,虽所立有小大,皆奇才也。
陶宗仪:为文丽密清严,善行草,学急就章。
胡应麟:蒙古灭金,势已压宋,而孟顾能于其间收复襄邓诸城。庐州之围,杜杲以数千御八十万之众,元人倾国不能进跬步。余尝谓国势无强弱,人实为之。
黄道周:杜杲善谋,谋皆有济。蔽野难民,许入城避。兵变浮光,渠魁诛弃。金币争遗,封贮不费。告将动摇,众惊有异。杲谕以书,无他赴吏。将即日行,一军安利。金众欲降,辎可诱致。杀降不仁,夺货不义。受恐后虞,谕遣为是。诏问战机,杲上封事。中原赤存,一时难治。实北移南,腹心可虑。兵败洛阳,人服其智。元将焚楼,随陷随备。处处成功,皆杲画计。何无悖谋,四书得意。

本 名:杜杲

别 称:杜尚书

字 号:字子昕号于耕

所处时代:南宋

民族族群:宋人

出生地:邵武城关

出生时间:1173年

去世时间:1248年7月19日

主要成就:滁州解围,安丰破敌,庐州大捷

官 职:宝文阁学士

信 仰:道教

封 爵:扬子县开国子

追 赠:开府仪同三司

杜杲(1173年-1248年7月19日),字子昕,号于耕,邵武城关人。南宋抗蒙名臣、爱国将领、学者。

杜杲出身官宦之家,宋宁宗嘉定年间以荫补入仕,后任江、淮制置使幕属。嘉定十二年,率军往援滁州,解金人之围。累官知安丰军,于安丰之战及庐州之战中大败南下蒙古军。历淮西制置副使兼转运使、沿江制置使、知建康府、权刑部尚书、吏部尚书等职,以宝文阁学士致仕。淳祐八年卒,年七十六,赠开府仪同三司。

杜杲淹贯多能,为文丽密清严,善行草,晚年专意理学,是难得的文武全才。《全宋诗》录有其诗句

www.lishixinzhi.com

人物生平

杜杲出身官宦之家,其父杜颖,官至江西提点刑狱。杜杲因父亲的关系被安排在海门盐场供职,未上任即被福建提点刑狱陈彭寿召去代理闽尉,之后又被江、淮制置使李玨聘为幕僚。

嘉定十二年,金兵围攻滁州,他带兵救援。在激战中,他面部被射中二箭,不但没有下战场,而且方寸不乱,沉着指挥战斗,极大地激励了士气,打退了金兵的进攻。金兵久攻不下只好退兵。此役,显示了他出众的军事才干,调任江山县丞。淮西制置使曾式中担任庐州节度推官时,当地发生兵变,杜杲单骑前往平息了叛乱。其时,驻在榆林埠的数万金兵请降,有人建议在金兵投降后杀之,夺取辎重。杜杲认为:“杀降不仁,夺货不义,纳之则有后患”,主张对金兵进行教育,后悉数遣散。

端平元年,金为宋、蒙所灭。朝廷要收复金人所占据的“三京”(今开封、洛阳、商丘),派庐州守全子才和大将赵葵、赵范将出征。杜杲任淮西转运判官,他认为“江淮灾荒连年,移南实北,腹心之地反为可虑了”,上奏朝廷极力反出师河洛。

嘉熙元年,蒙古宗王口温不花部攻安丰,时杜杲知安丰军,他先把军民迁到淮城,命儿子杜庶押运银粮接应,设伏兵于城的四周。蒙古军扑了个空,杜杲即率军穷追猛打,大获全胜,蒙古军败退。蒙军又利用火炮攻城,把安丰城的城楼全部摧毁。杜杲一开始也是一坏即马上补上,后来杜杲发明了一种用木材搭构起来的移动木楼,因为很高,可以放到护城壕沟的旁边,上面开有箭窗可以射击,楼与楼之间用横木连接,可以如同城墙上一样的调动兵力,这种楼的坚固度是普通城楼的三倍,而且制作方便,杜杲一下子就做了几百个,布置成防线,哪个楼被蒙军击毁了就同位置换一个新楼上去,就如同一道移动城墙。

经过长时间的围攻,蒙军终于用石头在安丰的护城壕沟河上填出二十七道坝桥,可以直接攻击安丰城,但杜杲马上派宋兵攻夺并扼守住护城壕沟内侧的二十七个桥头。蒙军又组织了一批敢死勇士,身批十余层牛皮做的厚甲,连面部都罩住,向宋军发动冲击。杜杲又利用再严密的铠甲也不能完全遮住眼睛的特点,挑选了一批宋军中的神射手,使用一种特制的小箭,专门射击蒙军的眼睛,杀伤了许多蒙军中的敢死勇士。

随着蒙军攻城时间的拖长,各路宋军援军也接近安丰,池州都统制吕文德便是第一个率援军到达安丰城外的宋将。他用计一举突破蒙军包围圈,杀入安丰城中与杜杲会合。宋军士气大振,并且获知了外围宋军的部署和作战计划。

于是,在又一次蒙军借助风势进行火攻失败之后,杜杲招募敢死勇士向蒙军反攻,夺得一些蒙军填住护城壕沟河的坝桥,并在随后约定的时间里,安丰城里的杜杲军、吕文德军,与安丰城外的余玠军、赵东军、夏皋军等内外夹击蒙军,击退蒙军,并把蒙军的火炮、攻城器械等来不及撤走的器具全部摧毁,蒙军遭受严重打击,遗尸一万七千多具后仓皇撤退。安丰三个月的坚守,是宋军在两淮战场取得的又一个重大胜利。战后,杜杲升任淮西制置副使兼知庐州。

嘉熙二年秋,也就是蒙军在安丰失败半年多之后,蒙古大帅察罕率蒙军再次大举进攻两淮,蒙军号称80万大军,包围了庐州,意图攻破庐州,然后以巢湖为基地训练水军以渡过长江。

这一次蒙军作好了更加充分的准备,攻城的器械是数倍于当初进攻安丰时候的器械。然而,注定蒙古得不到好处的就是,杜杲因守安丰有功,升任淮西制置副使兼知庐州,制置副司的衙门,就设在庐州。

如同半年多前安丰之战,蒙军与宋军都兵来将往地斗著攻守器械,蒙军为了阻止宋军增援,筑了一道六十里长的土墙将庐州围起来,但最终也给杜杲毁去,蒙军继续用炮攻击庐州,但是杜杲这次利用庐州城内充足的物资,再上次设计的木楼的基础上加设炮楼,与蒙军展开炮战。如此这般的攻守战进行了一段时间之后,蒙军知道无法攻下杜杲防守的庐州,只好撤围转而向东进兵。

然而这时的杜杲手中的兵力,已经不是安丰时候的那点兵力了。杜杲等蒙军撤走大半后,乘胜开城门袭击蒙军后军。宋将陆旺、李威率两百敢死将士直插蒙军后军,打败了蒙军。杜杲指挥其他宋军追杀了数十里才回军。又派吕文德、聂斌等率水军扼守淮水,使蒙军无法继续南下。此战之后,杜杲因功升淮西制置使。

第三年,蒙古军又大举进犯,杜杲趁其征途疲乏,命子杜庶及统制吕文德、聂斌监军,自外出击,连传捷报27次。朝廷得报惊喜,升杜杲为权刑部尚书,他恳辞。

淳祐元年,杜杲再三请辞,朝廷授予工部尚书,以直学士职退休。

淳祐二年,蒙古军大举南侵,杜杲应诏为官,任太平州知州,不久提拔为华文阁学士、沿江制置使、知建康府,行官留守,节制安庆、和州、无为三郡。在真州又大败元军。

淳祐八年病故,享年75岁。朝廷赠开府仪同三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