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笑话老是发生在宋人身上并为各国士人津津乐道呢

其原因大约有以下几点:
宋国是殷族后裔建立的,商亡之后,为了不绝其祀(战国以前,使灭绝的重新振兴起来是所有贵族应该遵守的原则),先立纣子武庚,武庚反,改立纣王的庶兄微子启,号宋公,以奉殷祀。这就是宋国。其地在今河南商丘一带。
宋国君常常自谦地说,宋国是亡国之遗,其实这也是事实。失败者是弱势者,强者嘲笑弱者,仿佛是一条铁律。未庄的人们嘲笑阿,阿嘲笑王胡、小或小尼姑也是明证。
宋国封爵为公,在周初是最高的,与之比肩的只有周公的封国――鲁,连姜尚的封国――齐,也仅仅是侯爵。宋国封爵高,但国势很弱(墨子就讽
刺楚国攻打宋国是百万富翁偷盗破落户),春秋时老打败仗。其他诸侯国的统治者对宋国又嫉妒,又看不起,嘲笑可以化解因嫉妒而产生的痛苦。
宋国既然是殷人之后,其它各国统治者多是周族姬姓之后,周、殷两族文化差别很大,王国维在《殷周制度论》中说:中国政治与文化之变革,莫剧于殷周之
际。虽然,殷人受封于宋以后,政治制度上不会完全保持殷商那一套,必然向周靠拢,但文化习俗上必然保留许多殷族的习惯。这就会令宋国四周许多姬姓诸侯国
的统治者和人民看不惯,被看作是异类。宋国人自然会受到周族人的嘲笑。殷族人在他们眼里一切都是可笑的,于是后代说到愚人闹的笑话,常以宋人为模特。
从西周进入春秋之世后,诸侯国之间的战争频繁,政治力量重组,原有的贵族制度解体,贵族社会的游戏规则也逐渐消失。奇怪的是国力中下的宋国却还保
留许多不适于竞争贵族的礼仪制度。如宋襄公在与楚国作战时不鼓不成列(对方不排好队列,自己不进攻)不杀二毛等等做法就属于贵
族战争的游戏规则,春秋时代已经不被理解。士兵作战勇敢,遵守制度,有礼貌,宽容,总是给人留有余地……然而他们经常打败仗,因此,那些好的品质都成了笑
料,上上下下,包括《左传》的作者都不原谅他。战胜对方几乎成了当时惟一的价值,其他都可以忽略不计了。后世人们常常说的成王败寇。其实从这时就开始
了。这种人在激烈的竞争中、在以胜利为惟一规则的时代,当然会被人们视为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