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武王石碑是我亲自发掘的,天涯网友

最近本公子看网络,电视中报道了:12月27日,河南省文物局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宣布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抢救性发掘的一座东汉大墓,经权威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研究,认定这座大墓为文献中记载的魏武王曹操高陵。

近日,伴随曹操墓的发现,一些疑点和质疑随之产生。曾参与广州南越王宫署发掘工作长达7年的河南省文物考古工作队专家尚金山回应,刻有“魏武王常用挌虎大戟”等铭文的石牌是他亲自发掘出来的。同时也突然有位网友自称是曹操的第82代后裔,并发表声明表示不能简单认定,愿意提取DNA进行比对。

作为我祖魏武王曹公的后人,我对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保持意见,对那些砖家学者保持怀疑态度,对支持我们曹家的网友表示感谢。并保留对那些盗墓者追究法律的进一步权利,就算是穿越到古代也要抓到那些可耻的盗墓者。

质疑

我根据我爷爷留下的族谱,查到本家族为曹操的后裔,属于曹植这一分支。作为曹植的后人,我想我应该有发言权,我建议,可提取我的DNA鉴定一下,看看和里面的头骨是否相识,而不能以简单的认定作为依据。这样是轻率的,是不是负责的行为,我对此表示抗议。

确认曹操墓证据不足

该考古队未通过任何正式的途径与本公子进行沟通此事,并肆意以一些发掘的物品作为证据,在媒体上发表不实说词,这种尚为证实的行为对曹操后人及本公子的声誉造成严重影响。本公子希望该文物局和考古队与本公子女秘书联系,同时本公子也保留通过法律途径还事实真相、寻求名誉的权利。

29日下午,记者致电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副院长袁济喜,袁济喜认为,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六大依据,都不是第一手材料。并且,仅凭几件号称是“魏王”用过的物品就判定墓主人的身份,难以让人信服。

以上为本公子就河南曹操墓确认在安阳事件最终及唯一解释,以后将不再专门回应。

着名鉴宝专家马未都在博客文章中也对此次判定曹操墓的重要证据表示了一丝担忧,“判定此墓为曹墓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刻有‘魏武王’的石牌与石枕,可惜此两件最有力的铁证并不是考古的正规发掘,而是从盗墓分子手中缴获的。”

特此声明!

更有不愿透露姓名的考古界专家对记者表示,河南省文物局之所以急于在元旦前夕发布发现曹操高陵的消息,是为了争抢年度“十大考古发现”。

曹操第82代后裔 天涯ID:才高八斗曹植

回应

网赌最佳平台,2009年12月29日

专家称亲手发掘石牌

对于袁济喜、马未都等人的质疑,安阳曹操墓考古项目领队潘伟斌28日在接受河南媒体采访时说,这些人没到过现场,也没有调查,这样说没有丝毫根据。

“你问问马未都手里有没有曹操墓的石碑,如果他拿到了,鉴定了真假再说。”潘伟斌认为,一些人之所以质疑,是想借曹操墓炒作自己,“马未都是搞鉴定的,不是搞考古的,人大那位也不是专业的考古人员。国家为什么不请他们当考古专家,因为他们的水平还不够火候。”

曾参与广州南越王宫署发掘工作长达7年的河南省文物考古工作队专家尚金山回应,刻有“魏武王常用挌虎大戟”等铭文的石牌是他亲自发掘出来的,“一共有50多块,其中4块刻有‘魏武王’字样,而刻有‘魏武王常用挌虎大戟’的一块是最完整的,其余都是残缺不全的。”

鉴定

第82代后裔现身网络

伴随“曹操墓”的发现,网友“才高八斗曹植
”在天涯社区发帖子自称是曹操第82代后裔,并发表声明《关于我祖魏武王曹公孟德墓被发现的声明》。声明称“作为我祖魏武王曹公的后人,我对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保留意见,对那些专家学者保持怀疑态度,对支持我们曹家的网友表示感谢。并保留对那些盗墓者追究法律的进一步权利,就算是穿越到古代也要抓到那些可耻的盗墓者。”

日前,记者电话联系上帖子中自称是曹操82代后裔的“曹公子”。“曹公子”表示,“自己确实是曹植的后裔,自己家中有10多本族谱可以证明,不过不在身边,留在老家了。”至于到底是曹植哪支后裔,“曹公子”说,“记不太清楚了,后来我们这支迁到了豫章郡,就是现在的江西南昌。”

保护

盗曹操墓者快自首

记者获悉,为保护我国珍贵历史文化遗产,全面收缴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曹操墓内被盗、遗失文物,昨天,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安阳市人民检察院、安阳市公安局联合下发《关于敦促盗掘西高穴曹操墓违法犯罪嫌疑人员投案自首和上缴文物的联合通告》。通告称,规定日期内主动投案自首并上缴文物的,公安机关可以依法办理取保候审,从轻、减轻处罚。否则将会依法从严处理。提供盗掘曹操墓和贩卖、捡拾该墓内文物线索者,经查实,将根据线索重要情况给予500元到10万元的奖励。

据称,安阳市市长张笑东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他们正向河南省公安厅汇报,准备在曹操高陵建立一个公安分局或派出所,以加大公安工作在这一块儿的服务力度、打击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