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农业技术高通判陈登简要介绍,陈登的故事

陈登是东汉末年将领、官员,生于下邳淮浦。陈登年少时就有扶世济民的志向,25岁时举孝廉,担任东阳县长、典农校尉、广陵太守、伏波将军、东城太守等职;他兴修水利、秔稻丰积,让百姓安居乐业,又助曹操灭吕布,击败孙策进攻,功勋显著。陈登素来有疾,只有华佗能治,但华佗已死,他已最终病死,年仅39岁。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陈登在少年时代就有有扶世济民之志。博览群书,为人文雅有文艺气质,旧书跟文章,都能融会贯通。在二十五岁时,被推举为孝廉,担任东阳县长,抚养老人,养育孤儿,视民如子。这时候,有饥荒,担任州牧的陶谦请陈登担任典农校尉,妥善种植谷物,减少饥荒。
图取吕布 兴平元年,陶谦病死,陈登主持由刘备继任徐州牧,倾心拥戴。
建安元年,吕布赶走刘备,袭夺徐州,自称徐州牧。陈登在名义上改属吕布,但对吕布为人深恶痛绝,思有以报之。
建安二年,陈登及其父陈珪设法解除了吕布与淮南袁术之间的联姻,削弱了吕布的力量。随后,陈登出使许都,向曹操面陈破吕布之计,深得曹操嘉许,被任命为广陵(原治今江苏省扬州市北)太守。
陈登就任广陵太守后,移治于射阳县。他明赏罚,重威治,使广陵松弛的吏治为之一振。为了筹划一支精兵策应曹操,他恩威并济,成功化解薜州武装,转为己用。同时,陈登很注意安抚民众,发展生产,不到一年,便使广陵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气象。百姓深服陈登之治政,对他既敬畏又拥戴,在当地树立起崇高的威望。
建安三年冬,曹操挥军东出,进剿吕布。陈登事先获知消息,由广陵出发,亲率精兵为曹操先驱,围吕布于下邳城。吕布以陈登三位弟弟作人质求和,为陈登所拒绝,反而包围下邳城得更加紧迫。吕布刺史张弘,害怕被连累,趁夜将陈登三弟放出回到陈登身边。吕布伏诛后,陈登因特殊功勋进封伏波将军,仍为广陵太守,甚得江、淮间民心,于是有吞灭江南之志。
屡破孙氏
陈登不仅仅是文臣,他在用兵方面也很强悍,广陵地接长江,向来为江东孙策所觎觊。
建安四年,孙策在攻下皖城后,主动向陈登部发难,派孙权跨江进攻陈登所守匡琦城。敌军十倍于陈登守军,陈登镇静自若,命将士们严阵以待。为迷惑敌人,陈登下令紧闭城门,偃旗息鼓,示弱于敌。陈登登上城楼,仔细观察敌军,认为可以出击,突然打开城门,将士们如下山猛虎,奋勇杀出,向敌阵冲去。孙权所部猝不及防,被陈登军冲乱,溃不成军,失去指挥。陈登亲自擂鼓,将士奋勇冲杀,孙权军很多士兵登船不及,被杀死淹死者不计其数,大败而回。陈登取得全面胜利。
不久,孙权率大军卷土重来,再次进攻广陵郡。陈登一面派功曹陈矫向曹操告急,一面做好应敌准备。他暗中命人在救兵来援的必经之地聚积柴草,隔十步一堆,纵横成行,布列整齐,然后乘夜点燃,光照远近。孙权军发现后,误以为救军已到,十分惊恐。陈登见时机已到,亲率大军出击,一举击溃孙权军,再次取得了保卫广陵的胜利。
降年夙陨
陈登在广陵多年,治政有方,民赖其利,百姓对他感恩戴德。陈登转任东郡(治今河南省濮阳市南)太守(《三国志·吕布传》注引《先贤行状》谓陈登迁“东城太守”,赵一清以为古无“东城郡”,当为“东郡”之误。其说是,今从之),临行时,广陵郡吏民扶老携幼,要随陈登一起北迁。陈登十分感动,耐心地劝说他们回去:“我在广陵任太守,吴寇频频来犯,总算勉强打跑了他们。我走后,你们不用担心,肯定会有更好的太守来治理广陵的。”百姓们终于被陈登说服,不再坚持。陈登与广陵百姓建立的鱼水深情,令人感叹。
陈登早年有病,虽经神医华佗诊治,并未除根。后病重而“佗不在”,无人可治,溘然长逝,时年仅三十九岁。陈登死后,曹操每每临长江而叹,悔恨不早用陈登的计策,以使孙氏在江南壮大。魏文帝曹丕在位时,追念陈登的功劳,拜其子陈肃为郎中。陈登的故事
支持刘备
陶谦死后,刘备担心诸侯不服,不愿领徐州,陈登却对刘备说:“今汉室陵迟,海内倾覆,立功立事,在於今日。彼州殷富,户口百万,欲屈使君抚临州事。”但是刘备还是犹豫不决,于是陈登又说:“今欲为使君合步骑十万,上可以匡主济民,成五霸之业,下可以割地守境,书功于竹帛。若使君不见听许,登亦未敢听使君也。”可是刘备还是昏昏暗暗下不定决心,于是陈登又想到袁绍,以当时袁绍的身份他说起话来那可是绝对有分量的,陈登给袁绍的书信:“辄共奉故平原相刘备府君以为宗主,永使百姓知有依归。”陈登说服了袁绍,于是袁绍便站了出来给刘备说情,有了袁绍的大力支持刘备这才全领徐州。
识人辨才
早年陈矫为了避乱,曾在江东一带居住,当时孙策和袁术都曾礼聘过陈矫,但陈矫都不应命出仕,更决定回到故乡广陵郡居住。广陵太守陈登邀请陈矫出任郡功曹,并吩咐陈矫到许昌去,他指出:“许都一带的文士有一些议论,似乎对我的评价并不甚好,请你到许都走一趟,为我听听消息,再回来告诉我。”陈矫应命往复一遭后,回来跟陈登说:“听到附近的言论,都认为您为人颇骄傲自大。”
陈登便说:“说到家门严谨,德行俱全者,我最敬重陈元方两兄弟;说到德行清高,如玉般洁白者,我最敬重华子鱼;说到正直有义,嫉恶如仇者,我最敬重赵元达;说到博闻强记,才华横逸者,我最敬重孔文举;说到英雄杰出,有王霸之略者,我最敬重刘玄德。我如此尊敬他人,又怎会是一个骄傲的人呢?只是其他人太过庸碌,不值一谈而已。”
陈登之子
儿子陈肃,魏文帝曹丕在位时,追念陈登的功劳,拜其子陈肃为郎中。历史评价
刘备:若元龙文武胆志,当求之于古耳,造次难得比也。
陈寿:陈登、臧洪并有雄气壮节,登降年夙陨,功业未遂,洪以兵弱敌强,烈志不立,惜哉!
司马光:或问陈登、髙顺皆有过人之才,俱事吕布。而登输心魏祖,亲为反间;顺尽力于布,与之偕死。意者顺贤登欤。应之曰:不然,古者列国并立,同事王室。故先王制礼,诸侯有王、大夫有君,君臣始终,有死无二。汉氏平一海内,万国一君,天下之君,唯帝室耳。顺于吕布,虽备将佐,无委质之分。布者反覆乱人,非能辅佐汉室,而又强暴无谋,败亡有证。登知几轻举以存易亡,徐、豫克清,百姓苏息。顺托身失所,迷远不复,以陷大戮。易称比之非人,岂谓顺耶。其才虽美,未能及登。以兹观之,优劣见焉。
张元干:元龙湖海豪气,百尺卧高楼。
张孝祥:湖海平生豪气,关塞如今风景,剪烛看吴钩。
吕思勉:孙策的用兵,几于所向无敌,独有两次攻陈登,都是失败的······所以陈登在广陵,确是孙氏的一个劲敌。

三国人物

中文名:陈登

别号:陈元龙

国籍:东汉

民族:汉族

出生地:下邳淮浦

职业:将领、仕宦

重要成就:兴修水利,秔稻丰积助曹操灭吕布;击败孙策打击

子嗣:陈肃

官位:伏波将军、广陵太守

(历史

陈登在少年时代就有有扶世济民之志。博学多才,为人高雅有文艺气质,旧书跟文章,都能举一反三。在二十五岁时,被推举为孝廉,担负东阳县长,抚育白叟,哺育孤儿,视民如子。这时候,有饥馑,担负州牧的陶谦请陈登担负典农校尉,妥帖莳植谷物,削减饥馑。

图取吕布

公元194年,陶谦病死,陈登掌管由刘备继任徐州牧,倾慕拥护。公元196年,吕布赶走刘备,袭夺徐州,自称徐州牧。陈登在名义上改属吕布,但对吕布为人切齿腐心,思有以报之。

公元197年,陈登及其父陈珪想法解除吕布与淮南袁术之间的攀亲,减弱了吕布的气力。随后,陈登出使许都,向曹操面陈破吕布之计,深得曹操嘉许,被任命为广陵(原治今江苏省扬州市北)太守。

陈登就职广陵太守后,移治于射阳县。他明奖惩,重威治,使广陵松懈的吏治为之一振。为了谋划一支精兵接应曹操,他恩威并济,成功化解薜州武装,转为己用。同时,陈登很注重抚慰公众,发展生产,不到一年,便使广陵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气候。庶民深服陈登之治政,对他既畏敬又拥护,在本地树立起高尚的威信。

公元198年冬,曹操挥军东出,进剿吕布。陈登事前获知音讯,由广陵动身,亲率精兵为曹操前驱,围吕布于下邳城。吕布以陈登三位弟弟作人质乞降,为陈登所谢绝,反而包围下邳城得越发紧急。吕布刺史张弘,畏惧被拖累,趁夜将陈登三弟放出回到陈登身旁。吕布伏法后,陈登因特别勋绩进封伏波将军,仍为广陵太守,甚得江、淮间民意,因而有吞灭江南之志。

屡破孙氏

陈登不仅仅是文臣,他在用兵成就方面也很刁悍,广陵地接长江,一直为江东孙策所觎觊。

在公元199年,孙策攻陷皖城后主意向徐州陈登部起事,派孙权跨江打击陈登所守匡琦城。敌军十倍于陈登守军,陈登镇静自若,命将士们枕戈待旦。为疑惑仇人,陈登命令紧闭城门,消声匿迹,逞强于敌。陈登登上城楼,仔细观察敌军,认为能够反击,倏忽翻开城门,将士们如下山猛虎,奋勇杀出,向敌阵冲去。孙权所部猝不及防,被陈登军冲乱,落花流水,落空批示。陈登亲身擂鼓,将士奋勇冲杀,孙权军许多兵士登船不及,被杀死淹死者不可胜数,大北而回。陈登获得周全成功。

不久,孙权率雄师东山再起,再次打击广陵郡。陈登一面向曹操求助,一面做好应敌预备。他黑暗命人在援军来援的必经之地堆积柴草,隔十步一堆,纵横成行,布列整洁,然后乘夜点燃,光照远近。孙权军发明后,误认为救军已到,非常恐慌。陈登见时机已到,亲率雄师反击,一举击溃孙权军,再次获得了守卫广陵的成功。

降年夙陨

陈登在广陵多年,治政无方,民赖其利,庶民对他感恩戴德。陈登转任东郡(治今河南省濮阳市南)太守(《三国志·吕布传》注引《先贤行状》谓陈登迁“东城太守”,赵一清认为古无“东城郡”,当为“东郡”之误。其说是,今从之),临行时,广陵郡吏民扶老携幼,要随陈登一同北迁。陈登非常激动,耐心肠挽劝他们归去:“我在广陵任太守,吴寇一再来犯,总算勉强打跑了他们。我走后,你们不消忧郁,一定会有更好的太守来管理广陵的。”庶民们终究被陈登压服,不再对峙。陈登与广陵庶民竖立的鱼水深情,使人叹息。

陈登晚年有病,虽经神医华佗诊治,并未除根。后病重而“佗不在”,无人可治,撒手尘寰,时年仅三十九岁。

轶事典故支撑刘备

陶谦身后,刘备忧郁诸侯不平,不肯领徐州,陈登却对刘备说:“今汉室陵迟,海内颠覆,建功立事,在於本日。彼州殷富,户口百万,欲屈使君抚临州事。”然则刘备照样优柔寡断,因而陈登又说:“今欲为使君合步骑十万,上能够匡主济民,成五霸之业,下能够割地守境,书功於竹帛。若使君不见听许,登亦未敢听使君也。”但是刘备照样昏昏暗暗下不定刻意,因而陈登又想到袁绍,以事先袁绍的身份他提及话来那但是相对有重量的,陈登给袁绍的手札:“辄共奉故平原相刘备府君认为宗主,永使庶民知有依归。”陈登压服了袁绍,因而袁绍便站了出来给刘备讨情,有了袁绍的大力支撑刘备这才全领徐州。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