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屏互动与融入对传播媒介人的渴求,四川社会科学网

作为一种先进的传播技术,互联网具有虚拟性、交互性、无中心性、开放性、超容量等特征,在促进我国主流意识形态建设中发挥着积极的作用,扩大和促进了地区间、国际间的文化交流与合作,增强意识形态的辐射力和影响力,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创新提供了物质技术条件等。同时,在自媒体时代,网络发展对我国意识形态建设的空前挑战和强烈冲击,已然成为我们意识形态建设的新课题。习近平指出:“根据形势发展需要,我看要把网上舆论工作作为宣传思想工作的重中之重来抓。宣传思想工作是做人的工作的,人在哪儿重点就应该在哪儿。”
[2]
加强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核心问题,是谋求网络领域的意识形态工作的“三权”(即领导权、管理权和话语权),从而彰显主流意识形态在网络空间的影响力和魅力。试想,如果我国主流意识形态的防御能力不迅速大幅提高,意识形态建设的预定目标势必难以完成,主流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势必将会受到威胁。概言之,近年来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中主要面临三大问题。

话语权构建缺少硬实力支撑。从我国的马克思主义话语权构建情况来看,需要足够多的理论传播者、先进的传播载体、有价值的文化产品和有力的法律支撑等,但是这些方面都有所欠缺。马克思主义话语权所具备的“硬实力”跟西方发达国家相比差距较大。例如电视作为党和政府的“喉舌”,是影响马克思主义话语权的“硬实力”平台,但是在市场经济氛围中,大部分的电视台都是以提高收视率为发展基础,注重娱乐化节目打造,真正能为马克思主义服务的少之又少。

当代中国已经进入了“微时代”“移动互联时代”“信息网络化时代”“自媒体时代”“新媒体时代”。多年来,我们面临史无前例的网络治理难题以及认识不到位、应对相对乏力的危局,致使当代中国主流意识形态领导权、管理权和话语权的确很不稳固,甚至在某些领域或某种程度上存在旁落的危险。为了加强新媒体时代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需要破除并拒斥关于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五个认识误区,即“网络价值中立论”、“网络自由论”以及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伪命题论”、“附属论”、“唯技术论”。在此基础上,提出推进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实现“突围”的基本进路,即从理念重构、制度建设、机制构建等三方面切入,从而切实提升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功能,推进网络意识形态建设步入新的境界。

马克思主义话语权的强化措施

一、网络意识形态建设遭遇空前的挑战

软实力在中国语言体系的融入。软实力这个词汇进入我国已有多年,但是从目前国内的学术研究看,许多人喜欢用西方术语表达思想,如果不带点西方语句就可能被看做无知或者缺乏创新,从而陷入话语误区。当然也有一些较好的西方术语,没有意识形态的预设,只是反映社会事物或者自然界的本质,就有一定的借鉴价值。当话语权与软实力相关联时,大多数人会认为话语权是由软实力构成的,能够对话语体系产生较大的感染力和吸引力。国内学者的解读使得软实力一词超出了西方的狭隘定义。

其一,从建设的基本态势看,尽管党和国家一贯重视网络意识形态安全和意识形态建设,取得了一些成效,但是,网络意识形态较量总体呈现“西强我弱”、“西攻我守”的基本态势。网络平台上中西方意识形态的斗争和冲突具有隐蔽化、复杂化的特点,主流意识形态遭到挤压,形成了网络意识形态和信息的“世界大战”。有研究认为,导致“敌强我弱”这种态势的原因有网络技术规则设定和信息规则的设定这两方面。这种观点的理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制定互联网借以运行的一系列根本性技术规则。支持互联网的根服务器共计13台根服务器中,美国拥有10台,瑞典、荷兰和日本各拥有1台。突发事件一旦爆发,中国将很可能被排除在国际主干网之外;互联网作为全球共享平台,信息自由流动是其重要的核心点。可是,互联网信息,各国政府不能人为地设置障碍,来阻碍信息的自由流通。由于存在流动规则的潜性政治要求,人为设障以阻滞信息自由流通者不在少数。而美国正是凭借占据全球1/4的IP资源的技术优势,使其成为互联网信息的全球主要来源,同时这种强势的“单向输出”使其获得信息传播的道义和政治上的优势。同时,英语作为网络“普通话”,客观上使得西方发达国家掌控着话语主导权,占据网络意识形态斗争上的优势。[3]与此同时,互联网已经成为西方思想渗透的“重灾区”。比如,不良网站藏污纳垢,散播政治谣言,影响甚大。多达1000多个的“法轮功”分子的网站,200
多个藏独、疆独等民族分裂组织的网站甚为猖獗。由此可见,网上的意识形态斗争将是一场持久战,拉锯战,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很难一蹴而就,大获全胜。不仅如此,实际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低潮期以及全球化交往中的意识形态对我们的渗透,是上述“西强我弱”态势非技术性的宏观原因。这就解释了尽管我们在非网络空间使用了汉语,并且是主流意识形态支配性的教育,仍然收效不甚理想的原因。

马克思主义话语权的“硬实力”

当今时代已然步入“人人拥有麦克风”“人人皆为记者”的具有交互性、自主性的自媒体时代、新媒体时代,由此,网络意识形态建设成为行使其提升我国意识形态功能、加强意识形态建设的突出重点,同时也是我党意识形态工作的“重中之重”,关乎国家安全、政权稳定和社会和谐。习近平指出:“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1]这句话,足以表明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之于中共执政、之于国家安全的极端重要性。当前加强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需要清醒地认识到网络意识形态建设面临的危局,破除并拒斥对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误读,并提出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破局突围的基本进路。

培养马克思主义的承载主体。马克思主义并非是“空中楼阁”,所以坚决不能脱离群众,而是要与群众融为一体,因为人民才是马克思主义的承载主体。有了人民群众的支持,马克思主义就会有更旺盛的生命力,因此社会大众是马克思主义话语权强化的重要后盾,同时也是话语权建设的硬实力之一。我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应尽最大努力保护大众的话语权,从一定意义上看,这是强化马克思主义话语权的主要动力。当民众可以自由发声,就能主动、自觉地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并努力改造自身的精神世界,从而推动马克思主义的大众化发展。所以政府要支持民众获得自由宣传和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权利,打造一支强大的马克思主义信仰队伍,构建起能够让民众信服的马克思主义话语权体系。当民主建设做到位,民众的发言权就不会受到太多限制,从而激发对马克思主义的学习热情。

当代中国已经进入了“微时代”“移动互联时代”“信息网络化时代”“自媒体时代”“新媒体时代”。多年来,我们面临史无前例的网络治理难题以及认识不到位、应对相对乏力的危局,致使当代中国主流意识形态领导权、管理权和话语权的确很不稳固,甚至在某些领域或某种程度上存在旁落的危险。为了加强新媒体时代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需要破除并拒斥关于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五个认识误区,即“网络价值中立论”、“网络自由论”以及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伪命题论”、“附属论”、“唯技术论”。在此基础上,提出推进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建设实现“突围”的基本进路,即从理念重构、制度建设、机制构建等三方面切入,从而切实提升我国网络意识形态功能,推进网络意识形态建设步入新的境界。

提高马克思主义话语权的自信力。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中,马克思主义有着一定的指导地位,一个多世纪的发展史证明马克思主义在我国是适用的,它有着极强的真理性与科学性,所以其话语也有着较大的优越性。西方术语之所以在国内受到少数人追捧,从客观上看是西方文化处于强势地位,在国际文化交流中有着先天优势,而从主观上看,则是一些人缺乏文化自信,特别是没有足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自信。当这种理论自信一旦丧失,就会出现人云亦云现象,甚至会产生失语情况,使得自身权益难以得到维护。在全球化的今天,西方国家喜欢利用游戏规则的制定垄断国际话语权,并创造了许多专用话语,拥有这些词语的独家解释权。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经过分析就进行使用,没有站在马克思主义角度实施改造或再解释,就可能成为意识形态上的“俘虏”。

新媒体时代;意识形态建设;认识误区;实践进路

警惕国际上的硬实力资本。无论在哪一个领域,软实力都是基于国家硬实力发挥的。例如西方国家的软实力非常强大,掌握着一定的国际话语权,这跟强大的军事、科技、经济等硬实力是分不开的。而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一些西方思潮也进入了国内,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造成了较大的冲击,包括自由主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等,这些不良思潮传播者的背后,通常会有一定的资本势力,为传播者提供机会和帮助,如洛克菲勒基金会等国际垄断资本。由此可见,马克思主义话语权建设要警惕国际上的一些“硬实力”资本。

新媒体时代 意识形态建设 认识误区 实践进路

不能过于迷信软实力。当前的一些马克思主义话语权构建者,对软实力产生了一种迷信的心态,认为话语权弱化问题主要是软实力跟不上,从而极力推崇软实力的地位,过于扩大软实力的功能,甚至想要改变话语权形式及马克思主义价值诉求,从而使更多的人认同和接受马克思主义。事实上马克思主义话语权需要上层建筑的支撑,而上层建筑属于“硬实力”,因而软实力对于硬实力有一定的依赖性,但是只靠话语创新这种软实力是难以解构马克思主义话语权的。因此要注重“硬实力”在马克思主义话语权中的作用。

西方国家的软实力误区。在西方观点中,软实力通常是指一个国家在经济或文化方面的吸引力及影响力,并具备三大要素:西方文明、市场经济、价值标准。其中西方文明包括资本主义文化及宗教信仰等,市场经济是自由贸易的相关体制机制,价值标准则包括人权、民主等方面的西方标准。从这些可以看出,软实力一词主要体现了西方国家的利益诉求,并揭示出一些国际政治斗争规律。

事实证明,马克思主义话语权需要一定的硬实力支撑,有硬实力作为保障,才能构建起优势话语权,减少马克思主义边缘化现象。所以在追求话语权软实力的同时,还要加强硬实力建设,才能根本改善马克思主义话语权现状。

通过媒体争夺必要的话语权。媒体是当前最重要的“硬实力”载体,能够有效获得话语权。例如西方的很多主流媒体就具备强大的硬实力,包括先进的传播设备和现代信息技术,能大范围地吸引受众的注意力,并懂得如何“放大”某种声音,让受众更容易接纳自身的话语体系。当前的意识形态话语权更多地是依靠广播、电视、报纸、网络新媒体进行强化,全方位影响受众的日常生活,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受众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

打造马克思主义的网络传播平台。在互联网时代,网络已经跟人们的生活密不可分。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文化领域,都与网络有着关联性。例如政府要进行民意调查或发布新闻,社会个体要进行交友、购物、娱乐等,都离不开各类互联网平台。网络新媒体的作用已经超越了传统媒体,能够帮助人们树立起适合网络时代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当今世界的意识形态竞争依然存在,谁掌握了媒体信息的生产权和发布权,谁就最大程度决定话语权竞争的最终结果。由此可见,只有占据互联网舆论高地,才能有效控制网络新媒体的发言权,从而在经济和文化发展中获取一定的先机,这是一些国际垄断资本注重互联网传播的原因之一。近些年来,马克思主义话语权遭受到网络冲击,意识形态斗争变得更加激烈。虽然我国已在加强网络信息发布的监管工作,而且提高了网络违法行为的惩戒力度,但是网络控制权的争夺状况依然较为严峻。所以要站在文化安全的高度看待这些问题,坚决维护马克思主义话语权,不能随意放弃互联网控制权,而要把诸多的网络新媒体掌握在马克思主义传播者手中,这样才能为马克思主义话语权的强化创造良好条件。

“软实力”一词在我国较为流行,如“文化软实力”等。马克思主义话语权也应具备一定的“软实力”,但要防止陷入“软实力”误区,例如过于迷信“软实力”功能,忽略了上层建筑的支撑。

马克思主义传播需要有一定的话语权,才能在理论和实践层面得到受众的认同。党的十八大明确指出:“要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和主导权”,这为新时期马克思主义话语权的强化提供了指导性意见。马克思主义思想观念的传播类似于“软实力”,而具体到行为方式,则是“硬实力”的表现,两者存在着关联性。

话语权中的“硬实力”指的是确保本人发声的物质条件。而在国际政治角逐中,“硬实力”通常是军事、经济的代名词。提升我国马克思主义话语权的“硬实力”,需要注意以下方面:

马克思主义话语权的“软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