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晚期宗室,司马道子与司马懿

司马道子(364年-403年2月3日),字道子,河内温县人。东晋晚期宗室、权臣。晋简文帝司马昱第七子,晋孝武帝司马曜同母弟,母李陵容。
初封琅邪王,后徙封会稽王。曾担任司徒、扬州刺史、录尚书六条事等重要职务,司马道子在孝武帝朝是与皇室血缘最近的一支,在当时被委以朝政大任,又排挤当国的陈郡谢氏士族,皇族权力得以提升。然而孝武帝和司马道子皆嗜酒,司马道子亦任用小人,致令朝政渐见败坏;而孝武帝信任的臣下亦有不齿于司马道子党众的人,两派之间矛盾造成主相之间的斗争。
太元十七年孝武帝司马曜被张贵人所杀,太子司马德宗即位,司马道子以皇叔之尊辅政掌权,继续任用王国宝等宠臣,招来王恭发兵讨伐。司马道子虽然屈服,但仍以司马尚之和王愉等人试图抗衡,却招来王恭第二度讨伐,最终倚靠儿子司马元显平定。
及后政事皆由司马元显掌握,司马道子则因身体患有疾病和沉溺于饮酒中无所事事,不久其子司马元显被桓玄击败,旋即被杀,元兴元年十二月,御史杜竹林将流放至安成郡的司马道子用毒酒毒杀,司马道子死时年仅39岁。晋安帝闻讯在西堂为叔父司马道子哭丧三日,桓玄败亡后,大将军司马遵总摄朝政,下诏追赠司马道子为丞相,并派司马珣之赴安成郡迎回司马道子的灵柩,义熙元年,赐谥文孝王。并让司马道子与王妃合葬王妃陵。

司马道子是晋简文帝司马昱的儿子、晋孝武帝司马曜的亲弟弟,东晋宗室、权臣。司马道子封爵会稽王,担任过司徒、录尚书六条事等职,虽然位高权重,他却任用小人、败坏朝纲。司马德宗即位后他又以皇叔之名辅政掌权,在遭遇王恭两度讨伐后,他将权利交由儿子,自己则沉溺于饮酒中无所事事。403年,司马道子被毒杀,时年39岁,被追封为丞相,赐谥号文孝王,与王妃合葬王妃陵。人物生平
抑谢兴马
司马道子年轻时就以恬静寡欲而受谢安称许。咸安二年七月己未日受封琅邪王,食邑一万七千六百五十一户,兼摄会稽国,领会稽内史。
太元五年加开府,领司徒。
太元八年录尚书六条事。当时司马道子专权,王妃堂兄王国宝同时是谢安女婿,但因谢安厌恶其品行不端而没有委以重任,但王国宝自以门第,不屈就当次等官员,于是依附司马道子,并离间谤毁谢安,逼得谢安出镇回避。
太元十年,谢安去世,朝廷下诏以其为扬州刺史、录尚书事、假节、都督中外诸军事,原来谢安卫将军府的文武部属皆拨入了骠骑将军府。
太元十一年,朝议朝廷军队已经长时间征役,应当置戍南归,转攻为守;当时谢玄北伐军在中原因丁零人翟辽的势力而陷入胶着,谢玄上疏谢罪,朝廷于是就作慰问并让他还镇淮阴。
太元十二年再加司马道子徐州刺史、太子太傅。 主相相争
当时,晋孝武帝因沉迷酒色而疏于政事,而与司马道子一起常常喝酒。当时司马道子既为扬州刺史亦录尚书事,权倾天下,他又亲近僧尼、宠信小人,尤以时任侍中的王国宝卑下讨好司马道子而特别受其宠信。在这情况下,司马道子宠信的人都趁机玩弄朝权,贿赂买官、政治和刑律都混乱。又因司马道子崇尚佛教而耗费过多,令士民不堪命。
由于朝政混乱,中书郎范宁向晋孝武帝陈述朝政得失,令孝武帝对司马道子心生不满,不过表面上仍然待他优厚。另外,王国宝阿谀奉承司马道子之事令范宁看不过眼,劝孝武帝贬黜他,但王国宝却反诬陷范宁,令孝武帝无奈贬他到豫章任太守。如此司马道子一党的权势就更盛。其中因为贿赂而得亲近司马道子的赵牙和茹千秋,一个耗费巨资为司马道子宅第建筑山水设施,另一个更卖官贩爵,聚敛了过亿钱财。
司马道子又恃著皇太妃李陵容宠爱,有时因酒意而有失礼之事,令孝武帝难以忍受,只因皇太妃之故而没有废黜他。孝武帝认为司马道子不是治国之能臣,当时又因王国宝与孝武帝亲近的王珣等人不和,孝武帝于是以外戚王恭为青兖二州刺史、殷仲堪为荆州刺史、郗恢为雍州刺史,以他们作为外援抗衡司马道子的势力,同时留王珣及王雅在朝。司马道子于是升王国宝为中书令、中领军,又引王国宝堂弟王绪为心腹,主相之间朋党相争。
太元十七年,孝武帝以其子司马德文为琅邪王,司马道子于是徙封会稽王。太元二十一年,司马道子解徐州刺史予刘该,同年孝武帝被张贵人所杀,晋安帝即位,朝廷下诏内外事务皆要咨询司马道子,行辅政之责。因为孝武帝突然死亡,故此未及写下遗诏,安置朝中王珣和王雅都没有实权,故司马道子掌握权力,并且宠信王国宝及王绪,让他们参与朝权。
王恭举兵
青兖二州刺史王恭一直厌恶王国宝弄权,常直言斥责,令司马道子既怨惮亦忿恨他。隆安元年,王恭不能再忍受王国宝弄权,于是联结殷仲堪起兵讨伐王国宝。司马道子畏惧王恭,但求了事,于是将罪责推向王国宝,并命谯王司马尚之收捕王国宝到廷尉,及后赐死王国宝并处死王绪,又遣使向王恭道歉。王恭于是撤还京口。
司马道子此后忌惮王恭和殷仲堪以军事相逼,于是以司马尚之与司马休之有才略而引其为腹心,又听从司马尚之所说树立外藩,于是出司马王愉为江州刺史。不过,此举招来豫州刺史庾楷不满,因为司马道子割原本由他都督的豫州四郡交给了王愉都督。庾楷上表抗议不果后就鼓动王恭讨伐司马尚之,王恭终在隆安元年与庾楷及殷仲堪、桓玄举兵讨伐王愉及司马尚之兄弟。司马道子曾试图劝止庾楷,但遭庾楷拒绝。司马道子面对王恭诸军举兵,不知所措,会稽王世子司马元显则力主讨伐王恭,朝廷加司马道子黄钺,以司马元显为征讨都督,统王珣、谢琰等人抵抗。司马道子将军事都委托给司马元显,自己则终日饮酒。及后司马尚之大败给桓玄,进至石头城,司马道子守中堂以备桓玄进攻,但期间却发生小插曲,有一匹马在军中乱走,士兵扰乱不安,竟令不少士兵掉进长江江水中溺死。
司马元显及后成功策反王恭手下北府军将领刘牢之,王恭兵败被处死,但殷仲堪、杨佺期和桓玄等军仍在建康附近的蔡洲。左卫将军桓脩此时向司马道子进言,建议司马道子以利益诱使桓玄和杨佺期二人,令二人反抗殷仲堪。司马道子于是分别让桓玄任江州刺史及雍州刺史,并以桓修为荆州刺史,又贬殷仲堪为广州刺史。不过,此举未能瓦解殷仲堪军团,反令三人移镇寻阳,联合抗拒朝命,对抗朝廷。最终司马道子唯有以朝廷之名下诏慰问殷仲堪等人请求和解,又让殷仲堪复任荆州刺史,危机才得以解决。
酒醉相王
隆安三年,司马元显因司马道子有疾兼每天酒醉,知朝望已失,于是暗示朝廷解授司徒及扬州刺史,更由司马元显自任扬州刺史。司马道子酒醒后才知道,虽然大怒,但不能做什么。后司马元显加录尚书事,当时人以司马道子为东录;司马元显为西录。不过司马道子仍然酗酒,大小政事都由司马元显掌握,故此当时司马元显的西府有很多人拜访,而东府则门可罗雀。
隆安五年,叛民孙恩进攻三吴,并循海进攻京口,当时刘牢之在会稽未返,司马元显率兵抵抗但屡战不利。面对如此险境,司马道子别无他法,只有每天在蒋侯庙祷告。只因刘裕击溃孙恩,以及司马尚之和刘牢之及时回军才逼使孙恩北逃,京师得以解危。
败于桓玄
元兴元年,司马元显讨伐桓玄,司马道子获授侍中、太傅,并将骠骑将军府中幕僚都移到太傅府。不过桓玄顺江南下抵抗,击败了司马尚之,刘牢之又背叛了司马元显,令司马元显兵众溃败。司马元显随后问计于司马道子,但司马道子唯有对其哭泣。桓玄随后掌握朝政,杀司马元显及其党羽,又流放司马道子到安成郡。至同年十二月庚申日,被守卫司马道子的御史杜竹林因桓玄的指示以毒酒杀死司马道子,享年三十九岁。晋安帝闻讯在西堂为其哭丧三日。
元兴三年,桓玄因刘裕起兵而败死,时大将军司马遵总摄万机,追尊司马道子丞相,并派司马珣之到安成郡迎其灵柩。义熙元年,谥司马道子为文孝王,让司马道子与会稽王妃合葬于王妃陵。司马道子与司马懿
司马道子是晋简文帝司马昱之子、晋孝武帝司马曜的亲弟弟。
司马昱为晋元帝司马睿的儿子,司马睿则是司马懿的曾孙。
所以,司马道子是司马懿的玄孙。司马道子的子女
司马道子有二子:司马元显和司马脩之。
司马元显初任中书令、尚书令,后官至骠骑大将军,曾一度执掌东晋政权,却非晋之良臣。他在国库空虚的情况下依旧聚敛钱财、骄傲自大、宠信小人、败坏朝政。后来,司马元显讨伐桓玄,最终兵败被捕,与六个儿子一同被杀,年仅21岁。司马道子、司马元显父子独揽朝纲的局面也随之结束。
司马脩之为临川王司马宝之子,因司马道子后继无人,所以过继承袭会稽王爵位。司马道子的故事
王孝伯死后,把他的头挂在朱雀桥上示众。太傅司马道子坐车到示众的地方,仔细地看着王孝伯的头,说道:“你为什么急着要杀我呢?”
桓玄从义兴回来后,去见司马太傅,太傅此时喝得大醉,很多客人在座。太傅问道:”
桓温晚年要叛乱,怎么回事呢?”
桓玄吓得伏在地上,不敢起来。谢景重当时是长史,就举起笏板答道:”
以前宣武公废黜昏君,辅佐圣明登基。他的功劳超过伊尹和霍光,大家议论纷纷,请您公平裁决。”
太傅说:”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随即举起酒杯说:”
桓义兴,我敬你酒。”桓玄谢罪退出。人物评价
《晋书》:①少以清澹为谢安所称。②道子地则亲贤,任惟元辅,耽荒曲糵,信惑谗谀。遂使尼媪窃朝权,奸邪制国命,始则彝伦攸斁,终则宗社沦亡。道子实晋朝之宰嚭者也。③道子昏凶,遂倾国祚。
《云中诗》:相王沉醉,轻出校命。捕贼千秋,干豫朝政。
蔡东藩:①道子贪婪骄恣,宠昵群小。②会稽王道子,贪利嗜酒,实是一个糊涂虫。假使朝右有人,自足制驭道子。
余嘉锡:①道子身为辅相,朝野具瞻,既不能用弘之之言,大明国典;复不能慎其嚬笑,知玄之雄豪可疑,而无术以制之,加以挫辱,使之愧耻,无以自容。徒一旦得志,肆其愤毒。遂致父子俱死人手,为天下笑,非不幸也。②如钟会、王戎、王衍、王敦、王澄、司马越、桓温、郗超、王恭、司马道子、殷仲堪之徒,并典午之罪人。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