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最佳平台:古代历史上无聊给宠物封官的史上第一混账皇帝,高纬简介

中国的封建王朝每到亡国的关口时,总会冒出一两个特别混账的
,大行亡国之道,搞出一些只有外星人才能想出的招数折腾老祖宗传给自己的江山。这些
多半都是高智商、低素质的矛盾混合体,他们天资聪慧,或是国画圣手,或是诗坛巨匠,在业余爱好方面是博士后的水平,但在自己的主业–
治国方面却是小学生的水平。譬如我今天要提到的北齐后主高玮,就是最典型的例子。纵观整个南北朝,高玮是这一百多年间少有的”行为艺术大师”、音乐家和舞蹈家,拥有一双孙悟空似的火眼金睛,看人比伯乐看马还准。然而不幸的是,在北齐五个混蛋皇帝中,他却是治国理能最差的一个。自毁长城、好色误国、临阵脱逃……什么能让国家灭亡得快,他就做什么。如果亡国败家也有无师自通的天才的话,高玮就是了。
与其他亡国之君相比,高天才满身的缺点完全拜自己的口吃所致,用一条逻辑语言表述的话就是:因为口吃,所以自卑;因为自卑,所以自闭;因为自闭,所以变态;因为变态,所以乱国。高洋之后的几任皇帝,也大都继承了他的暴虐性格,其中尤以高玮的父亲高湛为甚。高湛生性嗜杀,曾经当胸给了亲侄子乐陵王高百年一刀,然后一脚踢入池中,”池水尽赤”。掩埋尸体的时候,怕侄子未死,还亲临现场监督。高湛二十七岁的时候,天上有彗星出现,史官奏称此乃”除旧布新之象,当有易主”,意思是今年要诞生一位新皇帝。高湛想来想去,能跟自己抢皇位的亲戚都杀得差不多了,为了”应天象”,就把皇位传给自己的长子高纬,自己做起了”太上皇”。
高玮的口吃是人所共知的,皇帝几乎每天都要和大臣打交道,打交道少不了用舌头办事。试想一下,高高的金銮殿上,面对一群口水比黄河还多的文武百官,自己一张嘴便是”有有有……本本……奏奏……来”,这是件多没面子的事。高湛并非没想过这一点,而且他还有一个比高玮好上一千倍的儿子
–高俨。高俨是高湛的三儿子,既聪明又勇敢,生就一副威严的气势。高玮是一身的缺点,而他却是一身的优点。当他还只有十二岁的时候,就替父亲批阅奏章,一双目光虎虎生威,大臣们见了无比畏惧。大概是过于强势经常训人的结果,高俨患有喉病,治疗时需要用钢针直刺入喉,高俨就让太医生刺,连眼睫毛都不眨动一下,比关老爷还要生猛。高俨不满自己的软蛋哥哥占据太子宝座,就对老爹说:”我哥哥这样一个儒弱的人怎么当群臣的老板呢?”高湛对这个小儿子喜欢得不得了,有好几次都想把高玮废了,但还没来得及去做就暴死了。
天生的残疾、父亲的不满、弟弟的鄙视,所有这些给高玮造成了不小的精神压力。原本的他”幼而令善,及长,颇学缀文”,是个求学上进的好孩子,如果生在书香门第家,即便残疾也可以在良好的家庭氛围中成长为一个好人。但他偏偏生在帝王家,父辈的血腥示范让他早早见识了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残酷。一只瘦弱的狼长期生活在恶狼周围,久而久之,不是进化为同样凶残的狼,就是退化成一只披着狼皮的羊。不幸的是,高玮是后者,他的自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茁壮成长起来的。高湛死后没多久,极端自信的高俨公开向极端自卑的高玮宣战了。起因是权臣和士开告黑状,高玮还没壮起治弟弟罪的胆,高俨就在侍中冯子琮的窜掇下,带上自己的三千娃娃兵杀进皇宫,要抢哥哥的饭碗。高玮当时吓坏了,哭得哇哇大叫,跟老娘道别的话都提前说了。幸好大臣斛律光及时赶到,劝高玮说这些娃娃们都是瞎起哄,只要皇帝陛下您一露面,那些人肯定吓回去。高玮结结巴巴了半天,还是按照斛律老爷爷的话做了。果然,他一露面,高俨的娃娃兵就作鸟兽散了,比来的时候跑得还快,只剩下高俨小朋友愣乎乎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斛律光这时出来帮他们和稀泥,让兄弟两个暂时都消了气。不过,受到打击的高玮还是找机会杀了弟弟,要不然自己以后见了他还得自卑。
经过高俨抢饭碗这件事,高玮的自卑心理更加严重了。具体表现就是整天窝在皇宫里练蜗牛功,几乎很少接见大臣。即使大臣向他汇报工作,他也不敢抬头看他们,好像每次都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摁着他的脑袋似的。每当听到有大臣长篇大论,他都会结结巴巴提醒他们: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至于你来我往的讨论更是没影的事儿,渐渐地,朝政大事就被晾在了一边。
经过高俨抢饭碗这件事,高玮的自卑心理更加严重了。具体表现就是整天窝在皇宫里练蜗牛功,几乎很少接见大臣。即使大臣向他汇报工作,他也不敢抬头看他们,好像每次都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摁着他的脑袋似的。每当听到有大臣长篇大论,他都会结结巴巴提醒他们: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至于你来我往的讨论更是没影的事儿,渐渐地,朝政大事就被晾在了一边。
但是时间总是要打发的,高玮不管国事,自然就要找点别的事来消遣。大家看电视都知道,当结巴的人半天说不出话来时,总有人劝他唱出来。高玮就是如此,虽然吐字不快,但是唱歌还是有一手的。某天,他突发灵感创作了一首《无愁》曲,为了获得别人的认可,给自己长期以来的自卑心理壮壮胆,他在宫里举办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个人演唱会。公演那天,他”邀请”众多的太监、宫女免费前来观赏。坐在演出场地中央,他一边弹着心爱的土琵琶,一边倾情献声。为了搞出点气氛,他还叫了一百来人伴舞。从此,他的《无愁》曲一炮走红,百姓人尽皆知,并一致称呼他为”无忧天子”。
过足了歌星瘾,高玮又想体验下叫花子的滋味。他在皇宫里建了一座要多破有多破的贫民窟,自己化身叫花子,以一身”鞋儿破、帽儿破”
的济公式行头去挨家挨户讨饭。玩儿了一段,他又腻了,于是就把宫里的游乐场扩建,修建了大大小小的城池,让士兵们模仿羌兵攻城,他则手持真正的弓箭,站在城头上射杀这些所谓的”羌兵”。大凡昏君总爱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生命上,高玮是也。
一个人的智慧毕竟是有限的,没有多久,高玮就把自己的脑袋瓜搾干了,不知道该怎么消遣了。恰好这个时候,他的弟弟南阳王高绰被人举报了。事情是这样的:某天,高绰在街上溜跶,忽然瞟见一个抱小孩的妇女。这小子眼珠子一转,叫人上前从妇人怀中抢走小孩,丢在地上喂他的狗。母子连心,孩子横死的惨状让妇女号啕大哭,高绰顿时火气上涌,放狗去咬。然而狗们刚吃饱小孩,懒得去咬,他就把小孩身上的血涂抹于妇人身上,众狗一扑而上,把妇人当场咬死。
高玮的行为看似荒唐,其实不难理解。按照卡内基的人性弱点理论,赢得别人的重视和关注是人的天性也是弱点,平民百姓尚且如此,作为皇帝的高玮就更无法免俗了。在朝堂之上、百官面前,他可怜的自卑心使他无法也不敢去获取他人的关注,所以只能在皇宫的小天地里,用自娱自乐的方式让自己真正过把皇帝瘾。这与其说是自娱,不如说是自闭,因为皇宫基本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外面的人和空气都无法进来,所以才能圈养出天下独一无二的特殊物种–皇帝。高玮把自己彻底关在皇宫里,看似过得很热闹,但那基本是他一个人在过家家。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下,高玮的变态也就在情理之中。最出格的一件事就是他某天突发奇想,给自己的狗、马、鹰、鸡封成仪同、郡官、开府等大官。在他看来,满朝的文武大臣还不及自己的宠物们听话、好欺负。在摇尾乞怜的动物身上找自尊,高玮可谓可怜人一个。
前面提到的斛律光是当时北齐国内的顶梁柱,自他的父亲斛律金起就为高家打天下。斛律金是有名的歌唱家,当年高玮的爷爷高欢在玉璧之战中大败,危难之际,斛律金用正宗的鲜卑语高歌一曲:”敕勒川,天山下,天似穹窟,茫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估计斛律金老先生的嗓子实在是太好了,许多士兵顿时涕泪横流,军心大振,高欢得以安全撤回国内。斛律光对高家的忠心丝毫不亚于其父,他一生征战沙场,多次击败北周大军。他的功劳恩及女儿,嫁给孝昭帝太子高百年做了妃子,在高百年被杀后绝食而死。即便如此,斛律光还是忠心侍国,在高俨造反的时候力挺高玮。
可惜高玮的自卑心理作祟,每每想到斛律光摞得像姚明一样高的军功就发根直冒冷气。敌对的北周方面察觉了这种情况,就暗中造谣挑拨,在京城之中散布斛律光造反的言论。高玮整天躲在深宫里自娱自乐,自然听不到,但是他的两个宠臣穆提婆和祖珽却听到了。这两个人记恨斛律光不巴结自己,就一起以讹传讹,把坊间的瞎话说成了证据确凿的事实,煽动高玮杀了他。别看高玮杀人跟杀鸡似的不当回事,但是让他杀这么一位重臣,他还是害怕,害怕自己杀不了斛律光,反而会被斛律光杀了。祖珽一肚子坏水,立马儿出了个主意:”赏赐斛律光一匹马,说明天一起游猎东山,他一定来谢恩。”斛律光心胸坦荡,对皇帝没有防备,接旨后马上进宫。高纬的谋杀地点选在凉风堂,斛律光刚进门,事先埋伏的卫士刘桃枝从后面偷袭后脑。斛律光一身钢筋铁骨,屹立不倒,大喊自己到死也不会干对不起国家和皇帝的事,却不做任何抵抗。刘桃枝和另外三个人立即又找来一个巨大的弓,用弓弦勒在斛律光脖子上,一代名将就这样冤死了。每每看到这里,我不由得佩服,斛律光已然做到了传说中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愚忠境界。北周武帝宇文邕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得手舞足蹈,下令大赦天下。
本着破罐子破摔的道理,高玮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很快又把另一根顶梁柱–兰陵王也给”拆”了。兰陵王名叫高长恭,是高玮伯父高澄的儿子。他是我国著名的美男子之一,就是美得过于阴柔,有点中性化,参加好男儿都不用化妆。但是,战场是个需要凶神恶煞的地方,长个女人脸还不够别人当笑话看的。所以兰陵王每次上阵都戴一个铁面具以威吓敌人。高玮对他的战场故事十分感动,就关心地问:”你打仗时深入敌阵,如果遇到危险后悔也来不及啊。”兰陵王一身正气,憨直地说:”咱们自家的事,不知不觉就冲了进去。”
这本来是在表白自己的忠心,心理变态的高玮却对”家事”一词念念不忘,总觉得大帅哥忘了君臣之本,压根心里没把自己当皇帝。兰陵王也察觉到了皇帝在猜忌自己,索性生了病也不吃药,在家里等死。结果,自虐没成功,左等右等,就是没死成。看他那么辛苦,高玮决定”帮帮”他,于武平四年派人送去毒药,兰陵王含泪而死。
死了斛律光和兰陵王,在高玮看来只不过是死了两个有篡权可能、无谋反之实的假想敌人。如果要说这二人有什么错的话,就是他们离高玮太近。小皇帝本来就极度自卑,在大臣面前缺乏安全感,这二人那么强势,整天在眼前晃来晃去,高玮想不紧张都不行。相比之下,北周武帝虽然危险更大,但他远在黄河那边,窝在皇宫里的高玮与其素未谋面,完全没有对斛律光的恐惧来得那么直观。所以为了晚上能睡个安稳觉,为了自己的自卑心得到慰藉,高玮毫不犹豫地消灭了比自己强的人。这就如同拿破仑想从高高的书架上取本书,就四处找凳子,一位身高马大的将军说:”我替您拿吧,因为我比您高。”结果拿破仑抽刀砍掉了他的脑袋,恶狠狠地说”看现在谁更高”。

本名
高纬

别称
高仁纲,齐敬宗,齐安帝

字号
仁纲

所处时代
南北朝时期的北齐政权末期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地
并州

出生时间
556年

去世时间
577年

主要表现
奢靡无度,以致亡国

结局
亡国之君最终被杀

身份
北齐政权皇帝、太上皇

人物生平

早年

天保七年五月初五日,高纬出生于晋阳长广王府邸。高纬容貌俊美,其父长广王高湛对他特别爱宠,封他为长广王世子。皇建二年,高湛即皇帝位,是为武成帝。太宁二年正月十四日,武成帝册立高纬为皇太子。

登基为帝

河清元年三月,有彗星出现。四月,太史官奏称是除旧布新之象,当有新皇帝出现。高湛为了应天象,于四月二十四日,派太宰段韶兼任太尉,持节奉皇帝玺绶传位于皇太子高纬,高纬在晋阳宫即位,大赦天下,改年号为天统,尊父高湛为太上皇,军国大事全部向其奏报。

高纬即位后,封乳母陆令萱为女侍中。陆令萱、和士开、高阿那肱、穆提婆、韩长鸾等佞幸小人把持朝政,勾引亲党、贿赂公行、狱讼不公、官爵滥施。一时之间,奴婢、太监、娼优等人都被封官晋爵。天下开府一职的官员达到一千多人,仪同官职难以计数。仅领军就增加到二十人,由于人员庞杂、职权不明,结果中央下达的诏令、文书,二十个领军都是在文书上照葫芦画瓢写个依字便扔到一边,没人执行。

高纬言语迟钝,缺少风度,不喜欢与朝士见面。除非是十分亲近的侍人或爱宠者,他是不轻易与人交谈的。高纬性情极为懦弱,别人多看他几眼,马上就会发怒斥责。向他奏事,即使是三公令录,也不能抬头看他,都是述说一个大概,赶忙连逃带跑地退出。每逢遭受灾害变异、寇贼强盗、洪水旱灾,不行赈济,只在宫中设斋戒,以此为修德。相信巫觋,祈祷无方。

阋墙

天统四年十二月初十(569年1月13日)高湛暴死,高纬真正掌握大权,但未几差一点被自己的弟弟高俨推翻。高俨是武成帝高湛第三个儿子。很受高湛宠爱,常代替父皇高湛本人在含光殿办公,一个十三岁的少年人老成大度,王公大臣都跪拜畏惧。高湛未死时,高俨的器服玩饰和当皇帝的高纬一模一样。有一次他在高纬处见到有进贡的新冰早李,大怒:我哥哥有这东西,我怎么没有。从那以后只要是高纬宫里有高俨认为是新奇未见的东西,他的属官和工匠肯定获罪。高俨生性威猛,经常患喉疾,医生下钢针直刺入喉医治,高俨虽痛但连眼睫毛都不眨动一下。他常常对父皇高湛说:我哥哥这么怯懦的一个人,怎么能统驳臣下呢。高湛好长时间一直想废了高纬,立高俨为帝。高湛暴死后,高俨获改封为琅邪王。高纬的宠臣和士开很怕高俨,对人说:琅邪王眼光奕奕,数步射人,刚才在他面前站一会就吓出一身大汗,在皇帝面前我都没有这种感觉。和士开不仅是高湛和高纬的宠臣,还是高纬的母亲胡皇后的情夫,在高湛活着的时候就因玩握朔游戏和胡后奸通。高俨很讨厌和士开,见和士开盛修第宅,讽刺他说:你们等不到大宅子修好,自己可能就完了。和士开在后主高纬前进谗言,解除了高俨的兵权。高俨在侍中冯子琮窜掇下,假称高纬旨意,把和士开骗到御史台砍了头。本来高俨原意只为杀和士开,可一开了头就收拾不住,其手下徒众拥逼他去杀后主高纬。高俨就带着禁卫军三千多人直向宫殿闯来。高纬听到消息后吓得大哭,对冯太后说:有缘的话能再见到您,无缘的话就永别了。同时,他下旨急召大臣斛律光。高俨也派人召传斛律光。斛律光的女儿本是孝昭帝太子高百年的妃子,百年被杀后也绝食而死。但封建宗法社会尊正朔,斛律光仍卖命高家。而且斛律光也憎恶和士开,听说高俨杀了和士开后大笑:龙子作事,本来就不和凡人一样。他见高纬时,高纬已和四百兵士慌乱披甲操刀要出门抵挡。斛律光劝后主说:这些少年舞刀弄抢,一交手就乱杀一通不分尊卑。只要您皇帝露一露面,那些人就死了心。果然,高纬一露面,高俨的徒众骇散四奔。高俨也没了主意,站在原地不动。斛律光上前牵手拉他,说:天子弟弟杀个人算什么呢。又对高纬说:琅邪王年少不懂事,成人后就不会这样。高纬此时忽长精神,抽出弟弟高俨的佩刀用刀柄对弟弟的脑袋一顿乱击,咬牙切齿好久才把高俨放了。他又亲自用弓箭射杀高俨的徒党,肢解暴尸,以泄怒气。胡太后怕大儿子杀死二儿子,就把高俨关在自己宫内,高俨每次吃饭前太后自己都亲口尝试怕有毒把儿子毒死。几个月后,高纬趁胡太后睡觉,让卫士刘桃枝反绑高俨双手,用袖子堵嘴,背负到自己的宫里砍了头,时年十四岁。高俨的四个遗腹子也都生数月而幽死。

嗜杀功臣

勒死斛律光

皇帝位坐稳,转年七月,高纬就诛杀了大臣斛律光。斛律光一族从其父亲斛律金起就卖命高氏。敕勒川,天山下,天似穹窟,茫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首千古名曲就是斛律金在高欢在玉壁之战败于西魏之后为安慰高欢用鲜卑语唱出,听得高欢当时涕泪横流。斛律光位极人臣,平生为高家打过无数恶仗,又帮助高纬坐稳帝座,但不贪权势,不懂交结高纬的宠臣穆提婆和祖珽。两个人于是同上谗言,说斛律光有谋反之心,劝高纬杀掉他。高纬性怯,不敢诛杀如此重臣。祖珽给他出主意:赏赐斛律光一匹马,说明天一起游猎东山,他一定来谢恩。斛律光来到凉风堂,高纬卫士刘桃枝从后击其后脑,斛律光不倒,回头说:我到死也没有做对不起国家和皇帝的事。刘桃枝和三个大力士用弓弦勒在不做丝毫抵抗的斛律光脖子上,勒死了一代名将。斛律光死亡的消息传入北齐的敌国北周,北齐自毁长城,北周武帝宇文邕高兴得全国大赦。另外,斛律光的弟弟斛律羡也被高纬下令赐死,斛律羡知道使臣来杀他一家,大开城门,与五子跪接诏书,引颈受戮。

赐死高长恭

诛杀斛律光之后,高纬又把目光转向亲族。被谥为文襄皇帝的高澄有六个儿子。第四子是兰陵王高长恭。高长恭容貌美丽如纤洁妇人,上阵常面带一个铁面具以威吓敌人。邙山之战,他辅助高湛取得大胜利,武士们吟唱歌谣,名为《兰陵王入阵曲》,国人诵唱,声名显著。高纬有一次问他:你打仗时深入敌阵,如果失利的话后悔也来不及呵。兰陵王回答:家事亲切,不知不觉我就冲了进去。本来是效忠皇帝的话,但高纬对兰陵王家事一词深为忌讳,渐生猜忌。为免横死,英名一世的兰陵王得病也不医治,在家等死。武平四年,高纬派人送毒药给他。高长恭喝药前对妃子郑氏长叹:我忠以事上,为什么要被毒死呢。妃子哭劝让他亲自见见皇帝诉说无罪。兰陵王说:天颜何由可见!遂饮药而死。

江河日下

孤行已见

琅琊王高俨举兵叛乱,报告的人误说成厍狄伏连反叛,高纬纠正道:一定是高俨。斛律光死后,很多武官认为高思好胜任大将军,一致推举他。高纬说:高思好反复无常。都是一语中的。这样,高纬自以为策无遗算,于是越发骄奢纵放。繁多地演奏无愁的曲调,高纬亲自拨弹琵琶而唱和,随同合唱的文官武将及其近侍以百计。人们称之为无愁天子。曾经出门遇见不喜欢的人,不眨眼地杀了他们,甚至剥掉人的脸皮观察。

穷奢极欲

皇宫中有五百个宫女,高纬把每个宫女都封为郡官,每个宫女都赏赐给一条价值万金的裙子和价值连城的镜台。除在邺都大兴土木工程外,又在晋阳广建十二座宫殿,丹青雕刻,巧夺天工,比邺城更为华丽。宫内的珍宝往往是早上爱不释手,晚上便视如敝履,随意扔弃。高纬曾在晋阳的两座山上凿两座大佛,叫工匠们夜以继日,晚上则用油作燃料,一夜之间数万盒油同时燃烧,几十里内光照如昼。高纬的牛马狗鸡的地位和大臣们一样,他的爱马封为赤彪仪同、逍遥郡君、凌霄郡君。斗鸡的爵号有开府斗鸡、郡君斗鸡等。

高纬还在华林园建贫穷村庄,自己亲自穿着破衣装扮成乞丐。又设置穷人市场,专门跑去进行买卖交易。还仿照西部边境城邑的样式筑造一些城池,让卫士穿著黑衣扮成羌兵,摆成阵势,呐喊着进攻,高纬则亲自率领近侍抵御,有时真的用箭射人。从晋阳出发往东巡幸,却单马驱驰,敞开胸怀、披散头发而归。

丧天害理

高纬在位期间,有人告发其同父异母兄弟南阳王高绰的暴行:高绰在定州任上姿情淫暴,见一妇女抱小孩在路上走,上前夺掉妇人怀中小孩,丢在地上喂他养的波斯狗。妇女号哭,高绰大怒,纵狗咬妇人,狗刚吃饱小孩,不去咬,他就把小孩身上的血涂抹于妇人身上,众狗一扑而上,把妇人撒裂食尽。两位兄弟见面,高纬马上就为高绰去掉枷锁,询问他在定州时有什么事最开心。高绰说:把蝎子和蛆混在一起观看互相啮咬最开心。高纬派人连夜搜寻蝎子,早晨时获得两三升蝎子,放进一个大浴盆,绑缚个人放进去,一同看那个人被蜇得号叫翻转。高纬大喜,埋怨高绰:这么高兴的事,为什么不早派人告诉我知道。于是拜高绰为大将军,早晚一起游玩淫暴。这事后来惹起高纬亲信韩长鸾等人的嫉妒,认为高绰抢了他们的风头,就诬告高绰谋反。高纬一听高绰要夺自己的位,顿下杀心,但还是不忍明诛,就让自己宠信的胡人何猥萨与高绰玩相扑游戏,摔倒后把高绰掐死,埋在一座佛寺地下。相扑一词最早现于此处。

亡国被杀

武平七年十月,北周武帝亲自率领三路大军,向北齐进攻。第一个目标是军事重镇晋州。与此同时,高纬和冯淑妃在邺城郊外打猎。晋州告急的文书从早上到中午络绎不绝,右丞相高阿那肱扬手把文书扔到一边,若无其事地说:皇上正在兴头上,边境交兵是日常小事,何必大惊小怪!黄昏,驿使带来了坏消息:晋州陷落。高纬有点心慌,想马上回到皇宫,冯淑妃娇嗔地要高纬陪她再玩一会,高纬欣然应允,把国难暂时抛到脑后。晋州陷落几天后高纬才派遣大将安吐根率军收复晋州。安吐根叫部下在城外深挖地道通向晋州城。不几日,地道已通到晋州城内。城内平地下塌了三尺多,高纬竟然下令暂且停止进攻,说冯淑妃想进地道玩玩。北齐士兵只好拖延时光等待冯淑妃前来观赏之后再进攻,结果这位妃子在自己房内涂脂抹粉整整花了一个时辰,使北周赢得时间,周武帝及时率领8万援军赶到晋州城外。高纬一看打算逃跑,安吐根等大将反对临阵脱逃,并率军向北周发起反攻,北周拼力相抗,北齐大军往后退了半里。高纬和冯淑妃骑着马在后面观战。冯淑妃一看将士后退,对高纬说:我们败了,快逃吧!奸臣穆提婆在旁边推波助澜:皇上快走,情况不妙。大将奚长拉住高纬的马说:进进退退是兵家技法,现在我们全军并没有受到损害,陛下应该留下来督战,若是陛下马蹄一动,军心便会如山倒,不可收拾,望陛下三思。穆提婆悄悄地说:这话不可信,陛下还是早走的好。听穆提婆这样一怂恿,高纬便仓皇北逃。齐朝将士一看皇上已逃,顿时军心溃散,大败而逃。

高纬逃后,周军移师攻邺,高纬在城内坐立不安。大臣斛律孝卿请高纬亲自去安抚士兵,并且为他撰写好了发言稿,告诉高纬发言时要慷慨悲壮,声泪俱下,这样才能激励士气。高纬从皇宫中走出,正要说话,一下记不清该讲什么了,只是傻乎乎地笑,左右侍从也跟着笑。将士们见高纬如此昏庸、轻薄,心已凉了一半:国难当头,皇上都不急,我们还急什么!齐军士气到此完全涣散。

高纬一看大势已去,也想逃避责任,学他父亲世祖高湛的样,于承光元年正月匆匆禅位给他8岁的长子高恒,自称太上皇。高纬禅让皇位没几日,周武帝对邺城发起了进攻。北周纵火烧毁城门,然后10万大军洪水般冲入邺城。邺城陷落。高纬父子逃往青州。北周部队突然兵临青州,高阿那肱赶忙打开城门,高纬父子等十多人被俘。北周武帝在太庙前举行隆重的荐献仪式,把高纬父子连同俘虏来的车舆、旗帜和器物一道荐献给列祖列宗。仪式完后,北周举行规模浩大的欢庆宴会,为了给节日增添热闹的气氛,周武帝叫高纬父子翩翩起舞,共享快乐。高纬为了苟安偷生,忍辱从命。6个月之后,周武帝借口高纬父子想和北齐残余乱党谋叛,把高纬、高恒等全部杀死。

讽刺的是,高纬被俘后,对北周武帝宇文邕提出要求竟然是把冯小怜归还给他。周帝说:朕对于天下,就像脱掉鞋子一样轻视,一个老太婆有什么好跟您争的呢?高纬对冯小怜竟痴爱如此,只是这个爱代价也太沉重、太荒唐了。

李商隐曾写诗讽刺道:

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北齐两首第二联

晋阳已陷休回顾,更请君王猎一围北齐两首第二联

这两首诗说明了后主在北周入侵时仍然不理政事,荒唐、淫乱。

奇闻轶事

河清末年,高湛梦见大刺猬攻破了邺城,因而大索境内的刺猬,想绝灭这种动物。有的人认为高纬的名字纬与猬同音,是亡齐的征兆。又妇人都喜欢剪掉头发戴上假髻,假髻的形状似飞鸟,面朝南方时,髻心却指着正西。从宫中传出之后,一直在境内流行,好像天意在说:元首剪落,危难之时当跑入西边。又打制刀子的人都喜欢把刃口打得又狭又细,还名之为尽势。儿童游戏时爱用双手握着绳子,绳子落地时双脚跳起,一边跳一边唱高末。高末之语,大概指的是高氏的世运快要结束了。

家庭成员

父母

父亲:武成帝高湛

母亲:皇后胡氏

兄弟姐妹

兄弟

南阳王高绰

高平王高仁英

淮南王高仁光

西河王高仁几

乐平王高仁邕

颍川王高仁俭

安乐王高仁雅

丹阳王高仁直

东海王高仁谦

姐妹

永昌公主、东安公主

后妃

皇后斛律氏:左丞相斛律光之女,被废。

皇后胡氏:陇东王胡长仁之女,被废。

皇后穆邪利:北齐亡后沦为妓女。

淑妃冯小怜:高纬最宠爱的女人,北齐灭亡后成为北周代王的妾,自杀。

左娥英李氏:李祖钦之女。

右娥英裴氏

曹昭仪:宠妃之一,后被赐死。

曹氏 :曹昭仪的姐姐,被剥去面皮赶出宫。

董昭仪:宠妃之一,穆皇后为了打击她而将自己的婢女冯小怜献给高纬。

毛夫人:宠妃之一,善弹琵琶的著名伶人,艺名高张。由和士开进献给高纬。受宠,弟弟毛思安因此一度显赫。

网赌最佳平台,彭夫人:宠妃之一,善长音乐的著名伶人。不久死于晋阳,高纬哀伤不已,专为她造佛寺以纪念。

王夫人

小王夫人

李夫人

儿子

长子,幼主高恒

次子,东平王高恪

三子,高善德

四子,高买德

五子,高质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