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占庭史料中公元6世纪安条克的地震灾害述论,六世纪的安条克地震

如上所述,仅526-588年这60余年间,安条克地区就遭到了6次地震的侵袭,如此密集的地震的破坏自然远非之前的同类灾害所能相比。

拜占庭帝国/6世纪/安条克/地震灾害

除了人员伤亡外,地震的危害还体现在对城市建设的破坏上,这一点从上文引用的拜占庭史家关于地震的记载中就可以看出。多次地震让城市建筑受损严重,安条克
多年来的建设成果几乎毁于一旦,其中不乏教堂和浴室这样大型的公共设施。更为严重的是,公元6世纪频繁出现的地震由突发性破坏变为持续性破坏。尽管在每一次地震后,安条克人都会努力进行城市重建工作,但是在生产力比较低下的古代社会,面对六十余年爆发6次地震的高发频率,重建工作的进度明显难以匹敌破坏造
成的损失。如528年发生的地震就几乎让526年地震之后30个月的重建成果全部付诸东流。

地震是破坏性极大的自然灾害。在生产力欠发达,抵御自然灾害能力较弱的古代社会,地震对受灾地区发展的负面影响更为明显。在公元6世纪,地震先后6次波及拜占庭帝国东部的大都市安条克,给该城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在灾害过后,尽管拜占庭皇帝和安条克地方政府、教会与民众都比较积极地参与救灾活动,但因为灾害本身过于严重,加之在地震次生灾害应对上的疏忽,安条克城市的发展最终还是在该时期陷入了低谷。

进入公元6世纪以来,也许是地震带进入一个新活跃期的原因,安条克遭遇了前所未有频繁地震的侵袭。美国学者唐尼的《叙利亚的安条克史》一书是研究拜占庭时代安条克城市史最重要的专著,其中提及了6世纪波及安条克城的数次地震。但是,唐尼没有系统地记录这些地震发生的始末,其作品也并未完整地包含所有必要的文献资料。因此,为了全面总结公元6世纪安条克城发生的地震灾害,本文首先需要依据拜占庭文献补充现代作品中不够详细的史实。

安条克城在历史上也曾多次被地震波及,按照公元6世纪叙利亚地区的历史学家约翰·马拉拉斯的记载,从安条克元年(指朱利乌斯·恺撒给予安条克自治地位的公元前49年)以来的506年间,该地一共发生过4次非常严重的地震。其中第4次地震,即发生在458年拜占庭皇帝利奥一世统治期间的地震摧毁了城中的许多建筑,并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⑦。但总体看来,尽管在公元6世纪之前地震给该城造成了一定的破坏,但因为地震发生的时间间隔较长,在灾后进行的重建工作也比较及时,地震并未从根本上对安条克城市的发展产生非常严重的负面影响。

公元6世纪的多次地震给安条克造成了极大的人力与物力损失。人员的伤亡和城市建设的破坏影响了安条克城市的繁荣。根据现代学者唐尼的推测,城中幸存的许多居民在地震后迫于生计,选择逃离城市移居到帝国其他地区。根据考古发现,甚至很多难民可能去往帝国的西部如米兰等城市定居。

武鹏,希腊国家希腊学研究会拜占庭研究中心/雅典大学文献学学院拜占庭文献与民俗学系博士后。

公元6世纪发生的这6次地震给安条克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主要体现在对人口和
城市建筑设施的损害。大量人员的伤亡不但是因为地震发生得比较频繁和剧烈,而且与安条克建筑密集、人口众多有关。据现代学者估算,在526年大地震发生前,安条克大约有30万人口。按照学界比较认同的观点,拜占庭帝国首都(也是帝国的第一大城市)君士坦丁堡在公元6世纪人口超过50万人。因此,作为帝国东部第三大城市的安条克有30万人口这一估计应该比较符合实际。正是因为人员稠密,因此城市中建筑物,尤其是公共设施因地震引起
的倒塌所造成的伤亡极为严重。尼基乌主教约翰在其《编年史》中描绘了526年大地震后的悲惨状况:那些来不及逃出房子的人都变成了一具具的尸体。而另一部重要的早期拜占庭史料《复活节编年史》也略有夸张地记载,在这次地震发生时大地在不断地震动和翻搅,几乎所有居民都被卷入了墓穴之中

在其余几次地震中,第3、4、5次地震没有明确的人员伤亡记载。从史料看,这3次地震,尤其是第3和第5次地震的破坏程度相对较小,因此可能造成的伤亡并
不多。而588年的地震又一次造成了比较大的人员伤亡,埃瓦格里乌斯根据城市面包供应量估计,大约有6万人死亡。由于他是安条克主教格里高利
的重要顾问和助手,同时又亲身经历了这次地震,因此这一记载的可信度较高。从上述这些数据不难看出,如果以公元6世纪初安条克有30万人口计算,那么公元
6世纪的6次地震给该城造成的人员伤亡率是十分惊人的,伤亡人员的数目应该可以与同时期查士丁尼瘟疫导致的死亡数字等量齐观。

526年大地震后仅仅30个月,地震再次波及安条克,塞奥发尼斯记载道:“地震持续了一个小时,所有的房屋和城墙都被摧毁了,其中在上次地震后幸免于难的少数建筑也都倒塌了。”⑨埃瓦格里乌斯和约翰·马拉拉斯的记载也大致相同。551年,又一场严重的地震侵袭安条克。这次地震的波及范围很广,叙利亚、巴勒斯坦和美索不达米亚地区都受到重创。安条克的城墙崩塌,地震在一些沿海地区还引起了海啸⑩,但从史料来看,安条克应该并非此次地震的最主要受灾地区。560/561年,安条克又被地震波及,不过这次地震的影响范围较小,仅叙利亚部分地区受灾,安条克的部分建筑受损。577年,安条克附近的达芙涅发生地震,“整个达芙涅都被摧毁,但安条克的公共和私人建筑都只是裂开却未倒塌。”值得注意的是,埃瓦格里乌斯是惟一记录这场地震的拜占庭历史学家,这可能与地震规模不大且只有他亲身经历了这次地震有关。

那么,这6次地震究竟各造成了多少的人员伤亡?也许我们已经无法得出极为准确的答案,但是拜占庭史家们还是给出了一些可供参考的数据。这6次地震中,造成伤亡最严重的是526年的地震。约翰马拉拉斯记载安条克有25万人在这场地震中丧生,而普罗柯比给出的数字更
是惊人,高达30万人之多。当然,我们不能因此就判断安条克绝大多数的居民都在地震中遇难,因为马拉拉斯在同一章节明确写到,地震发生之时正值
耶稣升天节,很多来自各地的参观者涌入了省城安条克以庆祝这个节日,所以受害者中理应包括很多外乡人。遗憾的是,我们已经无从得知遇难者中究竟有多少人
是安条克的居民,但是从常理推测,这一比例不会很低。我们还可以从528年地震的伤亡数字里间接旁证这一推断。据塞奥发尼斯记载,有4870人在528年
地震中不幸丧生,约翰马拉拉斯给出的数字是大约5000人,而《复活节编年史》给出的受难人数略少一些,有4000人死于这次地震。从前文的史料记载来看,528年地震具有一定的烈度,但造成的遇难人数与526年地震相差甚多,除了震级差别和外地游客这两个原因外,还可能和
2年前的大地震让众多安条克居民丧生,因此人口基数锐减有关。

588年10月,地震再次重创安条克,这场地震造成的破坏在6次地震中仅次于526年的地震。埃瓦格里乌斯最为详细地描绘了该次地震的场景。地震发生前,很多安条克民众正聚集在一起庆祝他的第二次婚礼。“在晚上的第3个小时,一场地震爆发了,大部分建筑倒塌了,地基也被搅起,最神圣的教堂附近的所有建筑都被夷为平地……其他地区的建筑也大量倒塌。在神圣的圣母教堂附近,只有中央柱廊奇迹般地保存下来。所有的防卫塔都垮塌了。另外其他一些教堂也严重受损,公共浴室亦是如此……许多著名的人士在地震中遇难,这其中就包括东方政区长官阿斯特里乌斯。”

多位拜占庭史家,如普罗柯比和塞奥发尼斯等都在他们的作品中记载了公元6世纪安条克的地震灾害,其中尤其以生活在安条克城的约翰马拉拉斯(作品截止到563年)和埃瓦格里乌斯(作品截止到593/594年)的记录最为详细。通过梳理这些历史学家的作品,我们发现,在6世纪波及安条克的地震至少有6次。现简单介绍如下。

安条克是古代东地中海世界极其重要的城市,其规模在罗马帝国奥古斯都时期就已经与当时的大都市亚历山大里亚相差无几①。进入拜占庭时代后,安条克和君士坦丁堡、亚历山大里亚与罗马同为帝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城市。作为叙利亚地区的首府,它是拜占庭东方政区长官、叙利亚地区政务官和东方战区司令官等帝国军政要员的驻节地,同时也是地中海东岸商业和贸易的重镇。然而,这样一座重要的城市,却从公元6世纪开始表现出衰落的迹象,并在公元6-7世纪先后两次被波斯人占领。尽管628年拜占庭人一度收复安条克,但此时的安条克已经不见以前的繁荣,并最终被阿拉伯帝国占领。

526年5月安条克发生了公元6世纪的第1次强烈地震,这也是6次地震中最为剧烈的一次。约翰马拉拉斯描写这次地震时写道,地震颠覆了整个城市并且几
乎将所有建筑夷为平地,君士坦丁大帝建造的神圣的大教堂在这场灾难后屹立了7天的时间,其余一切的建筑都被彻底毁于上帝的愤怒之中。一些当地重要的人物
如安条克主教也在这次地震中丧生。这场地震的余震持续18个月之久。在埃瓦格里乌斯、塞奥发尼斯、普罗柯比等古代拜占庭史家的作品中,526年大地震因
为破坏性极强受到了广泛的关注。

多位拜占庭史家,如普罗柯比和塞奥发尼斯等都在他们的作品中记载了公元6世纪安条克的地震灾害,其中尤其以生活在安条克城的约翰·马拉拉斯(作品截止到563年)和埃瓦格里乌斯(作品截止到593/594年)的记录最为详细。通过梳理这些历史学家的作品,我们发现,在6世纪波及安条克的地震至少有6次。现简单介绍如下。

此外,由于人力物力所限,一些地震后被破坏的建筑即使经过了长期和多次重建,也很难恢复震前的原貌。埃瓦格里乌斯就记载588年地震前安条克最重要的建筑
之一,大教堂的穹顶还是526年大地震后用达芙涅附近的木材支撑起来的。经过这样草草修复的建筑显然谈不上坚固,因此在之后发生的地震中,非
常容易被摧毁。如埃瓦格里乌斯在同一章节写到,588年地震的时候,这座教堂最终也未能幸免于难,地震使这些支撑的木材都倒塌了,只有穹顶还保留下
来。可见在震后对安条克建筑,尤其是大型公共建筑的维修并未起到令人满意的效果。这样,高密度的地震和难以完全到位的修复工作形成了恶性循环,让安条克
的城市建设水准不断下降。

安条克所处的东地中海地区位于世界第二大地震带——地中海与喜马拉雅地震带上,该地震带横贯欧亚大陆南部和非洲西北部,发生在这里的地震占全球地震总数的15%左右。处于该地震带上的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中的摩索拉斯陵墓、亚历山大里亚港灯塔和罗德岛太阳神铜像均是在地震中被毁。

526年大地震后仅仅30个月,地震再次波及安条克,塞奥发尼斯记载道:地震持续了一个小时,所有的房屋和城墙都被摧毁了,其中在上次地震后幸免于难的
少数建筑也都倒塌了。埃瓦格里乌斯和约翰马拉拉斯的记载也大致相同。551年,又一场严重的地震侵袭安条克。这次地震的波及范围很广,叙利亚、巴勒
斯坦和美索不达米亚地区都受到重创。安条克的城墙崩塌,地震在一些沿海地区还引起了海啸,但从史料来看,安条克应该并非此次地震的最主要受灾地区。
560/561年,安条克又被地震波及,不过这次地震的影响范围较小,仅叙利亚部分地区受灾,安条克的部分建筑受损。577年,安条克附近的达芙涅发生地震,整个达芙涅都被摧毁,但安条克的公共和私人建筑都只是裂开却未倒塌。值得注意的是,埃瓦格里乌斯是惟一记录这场地震的拜占庭历史学家,这可能与地震规模不大且只有他亲身经历了这次地震有关。

然而,进入公元6世纪以来,也许是地震带进入一个新活跃期的原因,安条克遭遇了前所未有频繁地震的侵袭。美国学者唐尼的《叙利亚的安条克史》一书是研究拜占庭时代安条克城市史最重要的专著,其中提及了6世纪波及安条克城的数次地震。但是,唐尼没有系统地记录这些地震发生的始末,其作品也并未完整地包含所有必要的文献资料。因此,为了全面总结公元6世纪安条克城发生的地震灾害,本文首先需要依据拜占庭文献补充现代作品中不够详细的史实。

588年10月,地震再次重创安条克,这场地震造成的破坏在6次地震中仅次于526年的地震。埃瓦格里乌斯最为详细地描绘了该次地震的场景。地震发生前,
很多安条克民众正聚集在一起庆祝他的第二次婚礼。在晚上的第3个小时,一场地震爆发了,大部分建筑倒塌了,地基也被搅起,最神圣的教堂附近的所有建筑都
被夷为平地其他地区的建筑也大量倒塌。在神圣的圣母教堂附近,只有中央柱廊奇迹般地保存下来。所有的防卫塔都垮塌了。另外其他一些教堂也严重受损,公共浴室亦是如此许多著名的人士在地震中遇难,这其中就包括东方政区长官阿斯特里乌斯。

如上所述,仅526-588年这60余年间,安条克地区就遭到了6次地震的侵袭,如此密集的地震的破坏自然远非之前的同类灾害所能相比。

公元6世纪的多次地震给安条克造成了极大的人力与物力损失。人员的伤亡和城市建设的破坏影响了安条克城市的繁荣。

526年5月安条克发生了公元6世纪的第1次强烈地震,这也是6次地震中最为剧烈的一次。约翰·马拉拉斯描写这次地震时写道,“地震颠覆了整个城市并且几乎将所有建筑夷为平地,君士坦丁大帝建造的神圣的大教堂在这场灾难后屹立了7天的时间,其余一切的建筑都被彻底毁于上帝的愤怒之中。”一些当地重要的人物如安条克主教也在这次地震中丧生。这场地震的余震持续18个月之久⑧。在埃瓦格里乌斯、塞奥发尼斯、普罗柯比等古代拜占庭史家的作品中,526年大地震因为破坏性极强受到了广泛的关注。

近年来,随着研究观念的更新、考古的发现和史料的进一步解读,一些学者开始重视考察分析自然因素的影响。如一些考古学家通过考古发掘证明“查士丁尼瘟疫”对安条克城市产生了一定的破坏⑤。我国学者陈志强教授和崔艳红博士也都曾以“查士丁尼瘟疫”为研究对象探讨了其对拜占庭帝国的负面影响⑥。笔者近来通过阅读一些拜占庭史料,发现公元6世纪安条克地区发生了多次严重的地震,给城市造成的巨大破坏丝毫不亚于瘟疫等其它自然灾害。鉴于目前我国学界尚缺乏6世纪安条克地震灾害和城市衰落关系问题的专门性文章,笔者愿不辍浅薄,从拜占庭史料,尤其是叙利亚当地作家埃瓦格里乌斯和约翰·马拉拉斯等人的作品出发,对该问题进行一些粗浅的探讨,冀望能够对灾难史、环境史等史学新兴研究领域作出些微的贡献。

拜占庭帝国/6世纪/安条克/地震灾害

地震是破坏性极大的自然灾害。在生产力欠发达,抵御自然灾害能力较弱的古代社会,地震对受灾地区发展的负面影响更为明显。在公元6世纪,地震先后6次波及拜占庭帝国东部的大都市安条克,给该城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在灾害过后,尽管拜占庭皇帝和安条克地方政府、教会与民众都比较积极地参与救灾活动,但因为灾害本身过于严重,加之在地震次生灾害应对上的疏忽,安条克城市的发展最终还是在该时期陷入了低谷。

公元6世纪东地中海地区城市衰落的问题是当代学者关注的热点问题之一。如利伯舒茨着重分析了公元6世纪的社会动乱和宗教冲突对该地区城市衰落的影响②。琼斯认为公共娱乐和建设加重了城市的财政负担,经济的凋敝促进了城市的衰落③。而瓦西列夫等学者坚持传统观点,认为查士丁尼的穷兵黩武耗尽了帝国的财力,进而导致公元6世纪后期城市的衰落局面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