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太极不但娶过俩寡妇还曾令自己的妾妃改嫁,皇太极不但娶过俩寡妇

后金扩张势力时期,在满蒙政治联姻下,皇太极的后宫地位尊贵的妃子大多是蒙古女子,而其中两个女人最为特殊,她们都是众蒙古部落之主察哈尔林丹汗的妻子,在林丹汗死后,率所属部众来归,先后在天聪八年和天聪九年,被皇太极纳入宫中。  那么,皇太极为啥要娶这两个寡妇呢?  野鸡飞入帐中来  后金天聪八年八月,林丹汗的侧福晋,时称窦土门福晋,由他部落的一名叫多尼库鲁克的护送下,到皇太极的军营行幄,表示归顺,并选择了木湖尔伊济牙尔地方暂时驻牧。其实是窦土门福晋想嫁给皇太极,请问皇太极是否接纳。  大贝勒代善等见状,自然明白他们的心意,便到皇太极面前说,此女乃上天所赐,应该把她纳为妃子。皇太极表示自己不纳,主张给那些家庭不睦的贝勒。但代善等仍劝皇太极娶了她,说皇太极虽为后金国汗,但非那种好色的暴君,倘若是那种悖逆贪色者,我等非但不会劝纳,还会加以阻止。  皇太极对这位送上门来的美丽女子也不是不想接纳,只是担心外界会说他们发动的这

核心提示:在皇太极的后妃中,一个已经为他生过两个女儿的侧妃——蒙古扎鲁特部代青贝勒之女博尔济吉特氏却被皇太极命令改嫁他人,据载:“汗之第三福晋扎鲁特部巴雅尔图代青之女因不合汗意,给了叶赫部的德尔格尔台吉之子南褚。”皇太极作为一国之君,令自己的妾妃改嫁,这在中国的封建帝王中是罕见的。说明满族联合体成立及发展初期,君臣礼仪及封建等级观念尚未完全形成。

场战争是为了夺人家的妻子,名声不好,故而再三推托。他对臣下说:大贝勒及诸贝勒请朕纳察哈尔汗窦土门福晋,朕恐有悖礼义,故不纳。实际上,打胜仗后,娶人家战死首领的寡妇,满族就是这么个习俗,皇太极这么说,其实就是问贝勒们,我们这么做,会不会被其他部落认为我们是为了抢人家媳妇而打的仗呢?大贝勒代善忙说:不会,相反,我们这样做,还会争取一部分蒙古人投降,成为我们的盟军。而贝勒们也认为:这样做,有利于收降林丹汗手下部众,这也是政治上的需要。  皇太极一看动了心,战争嘛,本来就是为了争夺好处的,打胜仗就是为了占有,那个年代,都有什么好处呢?除了财物,不就是美女吗?皇太极考虑了三天,最后决定娶窦土门。  皇太极说:就按贝勒们的意见办吧,纳就纳吧;他还直嘀咕:我说,怎么会有野鸡往我的大帐中钻呢!  皇太极对诸贝勒大臣说,当他行军途中,驻跸于纳里特河时,曾有一只雌雉飞入他的御幄,这就是美女入帐的“吉兆”,窦土门福晋来归嫁看来是
“天作之合”,既然是上天的旨意,那就要接受了。当然这可能是对外的说辞,因为在行军入荒
野,野雉各处觅食,飞入帐幄,也是常有的事;皇太极于是派巴克什希福等前往迎接,护送窦土门福晋的多尼库鲁克非常高兴,说他们此来的目的,就是为送福晋给皇太极的,而且望天拜谢,并归降后金国。  这个美女,不是别人,就是在沈阳故宫台上五宫的衍庆宫的淑妃,位居第四位。  后来居上的囊囊太后  从察哈尔到盛京,踏着大漠的风沙,与同嫁一夫的姑侄三女同族同姓博尔济吉特氏,但并不在一个部落的娜木钟一路走来。这位蒙古族的囊囊太后改嫁到了满族皇宫里,成为皇太极的贵妃,她占据了西宫。  后金天聪六年,皇太极亲率八旗大军会同蒙古诸部,大举进攻林丹汗所部察哈尔军,使他伤亡大半,逃往青海草原,两年后,众叛亲离的林丹汗病死在青海,他的部下逐渐土崩瓦解,他的福晋们也开始寻找自己新的归宿。  在皇太极纳娶窦土门福晋后不到一年,后金天聪九年春三月,林丹汗的多罗大福晋,即嫡妻囊囊太后娜木钟率领一千五百户部众来归;四月,林丹汗另一个大福晋苏泰太后和她的儿子额哲,即林丹汗的
继承人,又率一千户部众来投,并献上历代传国玉玺;随同两位尊贵太后前来的还有林丹汗另两位侧室福晋伯奇太后、俄尔哲依图太后及林丹汗的妹妹泰松公主等;她们的到来,让皇太极和诸王贝勒们欣喜若狂,因为这不但给他们送来美女,还带来了众多的家产人口及牲畜财帛等,而她们的美貌,更吸引了皇室亲贵,因此,在这里,掀起了一个“抢媳妇”的风潮。  在这些女子当中,如果论资格地位,囊囊太后排在第一位,她不仅出身蒙古郡王之家,而且是林丹汗的“正宫娘娘”,只是她无子女,财产不多,年龄也居长,这样就不如年轻貌美、颇为富有的苏泰太后。那么,让谁来娶尊贵的囊囊太后呢?  满洲王公贵族们在讨论时,两位贝勒阿巴泰和德格类建议,把她推给皇太极。皇太极当然明白,这是他们不想要,就给了我,于是说:我已经先接纳了一个福晋了,今又纳之,于义不合,就推辞此事。但众贝勒坚持劝皇太极接纳,皇太极犹豫一个多

后金扩张势力时期,在满蒙政治联姻下,皇太极的后宫地位尊贵的妃子大多是蒙古女子,而其中两个女人最为特殊,她们都是众蒙古部落之主察哈尔林丹汗的妻子,在林丹汗死后,率所属部众来归,先后在天聪八年和天聪九年,被皇太极纳入宫中。

那么,皇太极为啥要娶这两个寡妇呢?

野鸡飞入帐中来

后金天聪八年八月,林丹汗的侧福晋,时称窦土门福晋,由他部落的一名叫多尼库鲁克的护送下,到皇太极的军营行幄,表示归顺,并选择了木湖尔伊济牙尔地方暂时驻牧。其实是窦土门福晋想嫁给皇太极,请问皇太极是否接纳。

大贝勒代善等见状,自然明白他们的心意,便到皇太极面前说,此女乃上天所赐,应该把她纳为妃子。皇太极表示自己不纳,主张给那些家庭不睦的贝勒。但代善等仍劝皇太极娶了她,说皇太极虽为后金国汗,但非那种好色的暴君,倘若是那种悖逆贪色者,我等非但不会劝纳,还会加以阻止。

皇太极对这位送上门来的美丽女子也不是不想接纳,只是担心外界会说他们发动的这场战争是为了夺人家的妻子,名声不好,故而再三推托。他对臣下说:大贝勒及诸贝勒请朕纳察哈尔汗窦土门福晋,朕恐有悖礼义,故不纳。实际上,打胜仗后,娶人家战死首领的寡妇,满族就是这么个习俗,皇太极这么说,其实就是问贝勒们,我们这么做,会不会被其他部落认为我们是为了抢人家媳妇而打的仗呢?大贝勒代善忙说:不会,相反,我们这样做,还会争取一部分蒙古人投降,成为我们的盟军。而贝勒们也认为:这样做,有利于收降林丹汗手下部众,这也是政治上的需要。

皇太极一看动了心,战争嘛,本来就是为了争夺好处的,打胜仗就是为了占有,那个年代,都有什么好处呢?除了财物,不就是美女吗?皇太极考虑了三天,最后决定娶窦土门。

皇太极说:就按贝勒们的意见办吧,纳就纳吧;他还直嘀咕:我说,怎么会有野鸡往我的大帐中钻呢!

皇太极对诸贝勒大臣说,当他行军途中,驻跸于纳里特河时,曾有一只雌雉飞入他的御幄,这就是美女入帐的“吉兆”,窦土门福晋来归嫁看来是
“天作之合”,既然是上天的旨意,那就要接受了。当然这可能是对外的说辞,因为在行军入荒野,野雉各处觅食,飞入帐幄,也是常有的事;皇太极于是派巴克什希福等前往迎接,护送窦土门福晋的多尼库鲁克非常高兴,说他们此来的目的,就是为送福晋给皇太极的,而且望天拜谢,并归降后金国。

这个美女,不是别人,就是在沈阳故宫台上五宫的衍庆宫的淑妃,位居第四位。

后来居上的囊囊太后

从察哈尔到盛京,踏着大漠的风沙,与同嫁一夫的姑侄三女同族同姓博尔济吉特氏,但并不在一个部落的娜木钟一路走来。这位蒙古族的囊囊太后改嫁到了满族皇宫里,成为皇太极的贵妃,她占据了西宫。

后金天聪六年,皇太极亲率八旗大军会同蒙古诸部,大举进攻林丹汗所部察哈尔军,使他伤亡大半,逃往青海草原,两年后,众叛亲离的林丹汗病死在青海,他的部下逐渐土崩瓦解,他的福晋们也开始寻找自己新的归宿。

在皇太极纳娶窦土门福晋后不到一年,后金天聪九年春三月,林丹汗的多罗大福晋,即嫡妻囊囊太后娜木钟率领一千五百户部众来归;四月,林丹汗另一个大福晋苏泰太后和她的儿子额哲,即林丹汗的继承人,又率一千户部众来投,并献上历代传国玉玺;随同两位尊贵太后前来的还有林丹汗另两位侧室福晋伯奇太后、俄尔哲依图太后及林丹汗的妹妹泰松公主等;她们的到来,让皇太极和诸王贝勒们欣喜若狂,因为这不但给他们送来美女,还带来了众多的家产人口及牲畜财帛等,而她们的美貌,更吸引了皇室亲贵,因此,在这里,掀起了一个“抢媳妇”的风潮。

在这些女子当中,如果论资格地位,囊囊太后排在第一位,她不仅出身蒙古郡王之家,而且是林丹汗的“正宫娘娘”,只是她无子女,财产不多,年龄也居长,这样就不如年轻貌美、颇为富有的苏泰太后。那么,让谁来娶尊贵的囊囊太后呢?

满洲王公贵族们在讨论时,两位贝勒阿巴泰和德格类建议,把她推给皇太极。皇太极当然明白,这是他们不想要,就给了我,于是说:我已经先接纳了一个福晋了,今又纳之,于义不合,就推辞此事。但众贝勒坚持劝皇太极接纳,皇太极犹豫一个多月后,只好答应了,于是,皇太极率领他的福晋和诸贝勒的福晋们,到囊囊太后的下榻处,把她迎入城内,按照满族的婚礼礼俗,摆上大宴成婚。

由于娜木钟地位贵崇,故在公元1636年,即清崇德元年册封后妃时,被封为西宫麟趾宫贵妃,而比她早一年归嫁皇太极的窦土门福晋,因地位不及娜木钟,被封为次东宫衍庆宫淑妃,而早在公元1625年,即后金天命十年,就已嫁给皇太极的原西宫妃布木布泰,则退居为次西宫,封永福宫庄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