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斯塔夫一世,斯德哥尔摩惨案的影响

斯德哥尔摩惨案或斯德哥尔摩大屠杀(瑞典文:Stockholms blodbad、丹麦文:Det
Stockholmske
Blodbad),于丹麦军队成功占领瑞典斯德哥尔摩后,由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二世下令执行。

瑞典国王(1496-1560)。生于大贵族家庭,1517年参加了反丹麦统治的斗争,1518年战争失利后被作为人质带到丹麦,次年逃回。1520年11月丹麦人在瑞典制造了”斯德哥尔摩血案”,杀死瑞典贵族、教士、市民约100人,成了瑞典独立运动的导火线。1521年在达拉纳郡领导民众起义,1523年打败丹麦占领军,被推选为国王,建立了瓦萨王朝。为巩固统治和度过财政困难,采取的措施有:镇压大贵族反抗,废除他们的封地、采邑,向地方派出官员,直接听命于中央;1527年任用路德派教士进行宗教改革,没收教会土地、城堡,解散教会军队;1544年宣布废除君王选举制,代之以世袭制。去世前全国2/3的土地直属王室所有,为瑞典封建君主专制的发展和不久后称霸波罗的海地区打下基础。

惨案于1520年11月7日至10日发生;虽然克里斯蒂安二世曾承诺大赦,但还是下令屠杀,在11月8日甚至处死了上百人(大部分是支援斯图尔党的贵族和神职人员),故瑞典历史上称他为”暴君克里斯蒂安”。

在获取决定权之后,古斯塔夫一世立刻放逐了曾与丹麦人勾结的瑞典天主教大主教古斯塔夫·特罗勒。他继而写信给教皇克雷芒七世,要求教皇接受他提名的新的大主教人选约翰内斯·马格努斯,当然后者完全听命于国王。教皇理所当然地拒绝了他的要求,并要他立刻恢复特罗勒的大主教职位。这显然是古斯塔夫一世不可以接受的。在教皇对特罗勒的教职问题毫不妥协的情况下,古斯塔夫一世终于自行决定了大主教的人选,这样教皇就完全失去了对瑞典教会的影响力。

此惨案导致瑞典人对丹麦人的长期憎恨,故两国于之后接近300年都维持敌对状况,互相想征服对方。尽管瑞典后来逐渐取得政治和军事上的强势,但瑞典人还是以大屠杀中的受害者自居。

1520年代,瑞典的路德宗学者佩特里兄弟试图向这个国家引入新教信仰。1526年,被翻译成瑞典语的《新约》在瑞典出版。这个活动显然得到了古斯塔夫一世的大力支援,他正在进行中央集权的政治改革,希望将一切决定权集中到自个手里,不想让教皇有任何机会干预瑞典政治。1527年,他没收天主教会的财产,摧毁了教会的经济势力。到1540年,《圣经》的全译本也出版了,这个版本就叫做古斯塔夫·瓦萨圣经。

这宗惨案除了是起源于瑞典国内两派政治势力──支援联合(支援由丹麦主导的卡尔马联合)者与反对联合者──的角力,也是反对联合者与丹麦贵族斗争的结果。反对联合者以小斯腾·斯图尔(Sten
Sture den yngre)为首,支援联合者则以古斯塔夫·特罗雷(Gustav
Trolle)大主教为首。

在16世纪早期,他的父亲埃里克·约翰松卷入了小斯滕·斯图雷反对丹麦统治的活动。瑞典人希望结束卡尔马同盟,恢复民族的独立;因为这个联合显然只对丹麦有利。年轻的古斯塔夫·瓦萨也卷入一系列反对丹麦统治的活动,他曾在1518年10月2日发生于布兰基尔卡的战役中被丹麦人俘获,但后来成功逃脱。后来他在1520年回到瑞典,企图在达拉纳省招募一支反对丹麦人的军队,但收效甚微。

当时,瑞典选出小斯腾·斯图尔为摄政,并把特罗雷视为通敌,而把他围困在其Stäket堡垒中。克里斯蒂安二世于是出兵救援特罗雷。但他被斯图尔带领的农民军队打败于Vedila,只得退回丹麦。他于1518年再次出兵瑞典,但都被斯图尔于Brännkyrka击退。1520年,克里斯蒂安率领法籍、德籍和苏格兰籍雇佣兵大军再次入侵,终于取得胜利。

1520年,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二世为镇压瑞典的反抗活动率军进入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以斯特尔为首的反对派贵族遭到逮捕,并在当年10月被处决(所谓斯德哥尔摩惨案)。遇难者中包括古斯塔夫的父亲埃里克·约翰松,而古斯塔夫本人幸免于难。他逃往到达拉纳省,到1521年成功地在那里组建了一支听命于他的志愿军。德意志城市莱比锡和吕贝克(属于汉萨同盟,其商业利益与瑞典有莫大关联)给予他非常大帮助,包括一些士兵。1521年8月,达拉纳的居民推举古斯塔夫·瓦萨为瑞典摄政和最高统治者。他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与前来讨伐的丹麦军队作战。

1月19日,斯图尔于Bogesund战役中负伤而死。丹麦军队遂长驱直进,直迫瑞典国会成员聚集的乌普萨拉。国会议员同意只要克里斯蒂安既往不咎,并保证按照瑞典法律和传统来管治瑞典,他们便肯效忠于他。3月31日,克里斯蒂安和丹麦枢密院答应此项条件。

1523年6月6日,古斯塔夫·瓦萨在于斯特兰奈斯召开的议会上被选为瑞典国王。这一天后来被当作瑞典的国庆节庆祝(古斯塔夫一世是在1528年1月21日在乌普萨拉大教堂正式加冕)。在经过长期的围攻之后,古斯塔夫·瓦萨的军队在1523年6月24日从丹麦人手中收复了斯德哥尔摩。在古斯塔夫一世时代,正式宣布废除了卡尔马同盟。1523年,克里斯蒂安二世在丹麦的王位被反叛的贵族所废黜;古斯塔夫敏锐地与贵族所拥立的新国王弗雷德里克一世结盟。经过残酷的斗争,克里斯蒂安二世失败被俘,最后惨死狱中。

斯图尔之遗孀Kristina Nilsdotter
Gyllenstierna女爵得到瑞典中部农民支援,仍然在斯德哥尔摩顽抗,并于3月19日在Balundsås击败丹麦军队。然而,她在4月6日的乌普萨拉战役被打败。

古斯塔夫一世的中央集权政策引起部分瑞典人的激烈反抗。在达拉纳省和其它地区发生了几次大规模的人民起义(1524-1525,1542-1543)。古斯塔夫一世残酷地镇压了这些起义,并将1542年起义的领导者尼尔斯·戴克分尸。接下来,教会又给他制造了麻烦。在1540年代,他几乎要把佩特里兄弟和自个任命的大主教全部处死。

丹麦海军于5月加入战团,使斯德哥尔摩海陆两路受袭。Kristina虽再顽抗了4个多月,但最终于9月7日向丹麦投降,条件是她会得到赦免。11月1日,虽然瑞典法律规定选举国王,但瑞典的代表拥戴克里斯蒂安为瑞典世袭国王,并向他宣誓效忠。

1541年,古斯塔夫一世与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三世(弗雷德里克一世之子)结盟,依靠后者的帮助结束了瑞典长期以来对德意志商业城市集团汉萨同盟的藩属关系。同时,他积极推进自个国家的商业发展,非常快成为欧洲最富有的君主之一。瓦萨在位37年,死后祸起萧墙。他的三个同父异母儿子同室操戈,打了几十年,到他孙子古斯塔夫·阿道夫即位时,国家一贫如洗。

大屠杀

古斯塔夫一世的书信集《Könung Gustaf den Förstes
registratur》是研究16世纪瑞典历史的重要资料。

11月4日,古斯塔夫·特罗雷于斯德哥尔摩大教堂膏立克里斯蒂安为王,克里斯蒂安按例宣誓只以土生的瑞典人管治瑞典。他于接着3天大排筵席。

11月7日黄昏,克里斯蒂安召开私人会议,于王宫邀请了许多瑞典领导人。11月8日薄暮间,拿着灯笼和火把的丹麦士兵闯入大堂,并押走了一些人。当晚,国王其余的宾客也被囚禁起来。这些人之前都被特罗雷大主教列为国家公敌。

11月9日,以特罗雷大主教为首的议会,以异端的罪名判处被囚的人死刑。晚上12时正,反对联合的斯卡拉和斯特兰奈斯大主教被押解至大广场斩首。其后,14名贵族、3名市长、14名镇议员和20多个斯德哥尔摩平民都被溺毙或斩首。

翌日,有更多人被处死,预计共有82人被杀。有说克里斯蒂安为了向斯腾·斯图尔报复,起出了他和其幼子的尸体焚烧,其遗孀Kristina和其他瑞典女贵族则被囚禁于丹麦。

克里斯蒂安向瑞典民众公告,大屠杀行为是为了避免教廷禁罚,故是合理的。但他向教宗就杀害主教致歉时,只归咎于其军队为了报复而擅自行动。

影响

埃里克·约翰松在斯德哥尔摩遇害后,他的儿子古斯塔夫·瓦萨逃往达拉纳,寻求支援起义。当地人民得悉大屠杀的讯息后,都拥立古斯塔夫·瓦萨。他领导的瑞典解放战争取得胜利,击败了丹麦的军队。克里斯蒂安发动斯德哥尔摩惨案,原意是在巩固卡尔马联合,最终却导致瑞典独立。